標題: [轉貼] [歷史三大謎團之一]王恭廠大爆炸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他/她的文集中  
風闇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13208
帖子 6852
註冊 2007-1-14
用戶註冊天數 4116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4-4-22 02:01 
122.118.41.104
分享  私人訊息  頂部
王恭廠大爆炸,亦稱天啟大爆炸京師大爆炸王恭廠災明末北京奇災等,為1626年5月30日(明朝天啟六年五月初六)、端午節次日巳時(上午9時),明朝北京西南隅的王恭廠火藥庫附近區域發生的離奇爆炸事件,造成半徑達750公尺、面積達2.25平方公里的爆炸範圍及2萬餘人的巨大死傷。後人估算,此次威力約為1至2萬噸當量的三硝基甲苯,相當於廣島原爆。

由於提及王恭廠事件的古書均記載了巨大聲響傳播百里、天色昏黑如夜、屋宇動盪及靈芝狀煙雲等疑似由強烈地震、龍捲風、隕石甚至超自然力量才有可能產生的離奇現象,單由火藥庫爆炸是不足以造成的,再加上事件發生後,爆炸範圍附近的傷者和屍首皆發生衣服被捲去而致全身赤裸、一絲不掛的怪況,更為此災變蒙上了一層神秘色彩。

王恭廠概述
王恭廠是工部製造盔甲、銃炮、弓矢及火藥的兵工廠暨火藥儲存庫,駐守總人數約70至80人。明代自永樂年起火器製造就有了很大發展,駐守京城的京軍所設三大營(五軍營、三千營及神機營)中神機營是明朝軍隊主力,配備有當時最先進的火器和最強的兵力,為此明末的北京城內先後設立了6處火藥廠局,凡是京營火器所需的鉛子及火藥都是由王恭廠預造,以備京營來領用,可以見到王恭廠當時是作為工部製造及儲存火藥的火藥庫。方位大約在今西城區新文化街以南、象來街以北、鬧市口南街以東、民族宮南街以西的永寧衚衕與光彩衚衕一帶(今中國銀行總行及凱晨世貿中心一帶)。

事件經過
《天變邸抄》描述:「天啟丙寅五月初六日巳時,天色皎潔,忽有聲如吼,從東北方漸至京城西南角,灰氣湧起,屋宇動盪。須臾,大震一聲,天崩地塌,昏黑如夜,萬室平沉。東自順城門大街(今宣武門內大街),北至刑部街(今西長安街),西及平則門(今阜成門)南,長三四里,周圍十三里,盡為齏粉。屋數萬間,人二萬餘,王恭廠一帶糜爛尤甚。僵屍重疊,穢氣熏天;瓦礫盈空而下,無從辨別街道門戶」。而震聲南至河西務,東至通州,北至密雲、昌平,甚至遠距京城數百里的遵化、宣化、大同、山西廣靈縣及天津等地都發生劇烈震動。「京城中即不被害者,屋宇無不震裂,狂奔肆行之狀,舉國如狂,象房傾圯,象俱逸出。遙室雲氣,有如亂絲者,有五色者,有如靈芝黑色者,衝天而起,經時方散」。 又及,「兩萬多居民非死即傷,斷臂者、折足者、破頭者無數,屍骸遍地,穢氣熏天,一片狼藉,慘不忍睹」。一時間人畜、樹木、磚石突然騰空而起,不知去向。爆炸力之大,乃至炸飛的「大木遠落密雲」,石駙馬大街(今新文化街,在西單南側)上有一五千斤重的大石獅竟被擲出順成門(今宣武門)外,其後「木、石、人復自天雨而下,屋以千數,人以百數」,在爆炸中,「所傷男婦俱赤體,寸絲不掛,不知何故」,而且「死者皆裸」。 事後有人入京報告,西安門附近落下鐵渣滓,人們的衣物飄至西山上或東北郊,高掛樹梢,昌平的州教場中,衣物、銀錢、首飾、器皿也零散一地。王恭廠事件爆炸威力之大,撼天動地之巨,遠非火藥庫失事或地震引起災變所能解釋。然而值得一提的是,爆炸中心卻「不焚寸木,無焚燒之跡」。

正在爆炸中心範圍內,走在街上的官員薛風翔、房壯麗、吳中偉的大轎被打壞,傷者甚眾,工部尚書董可威雙臂折斷,御史何廷樞、潘雲翼在家中被震死,兩家老小「覆入土中」,宣府楊總兵一行連人帶馬並長班關7人沒了蹤影。承恩寺街上行走的轎子,事後被打壞在街心,女客和轎夫都不見了。還有粵西會館路口的塾師和學生一共36人,一聲巨響之後,也沒了蹤跡。更奇怪的是,到京纔兩日的紹興周吏目之弟於菜市口遇六人,拜揖尚未完,周某的頭突然飛去,身體倒在地上,而6人卻無恙。爆炸之時,釵h樹被連根拔起,掉落在遠處,豬馬牛羊、雞鴨狗鵝,甚至殘破的頭顱及手腳更時紛紛被捲入雲霄,又從天空中落下。據說這一場碎屍雨,一直下了兩個多小時。木頭、石塊、人頭、斷肢,還有各種家禽的屍體,紛紛從天而降,其中尤以德勝門外落下的人臂、人腿更多。皇帝明熹宗正在乾清宮用早嚏A突然地動殿搖,起身便衝出乾清宮直奔交泰殿,情急間「內侍俱不及隨,只一近侍掖之而行」,途中「建極殿檻鴛瓦飛墮」,近侍的頭部遭飛瓦擊碎而當場死亡,紫禁城中正修建大殿的工匠,因「震而下墮者二千人,俱成肉袋」。皇貴妃任氏宮中器物紛紛墜落,襁褓中的太子朱慈炅當日受驚身亡。

文獻記載
關於爆炸的情況,在《明實錄·熹宗實錄》、《國榷》、宦官劉若愚所著《酌中志》、北京史地著作《帝京景物略》、《宸垣識略》中均有記載,甚至連明代佚名小說《檮杌閑評》第四十回情節之中也寫有此事件。其中以當時的邸報底本《天變邸抄》對王恭廠災變記述最為詳細,亦為最早記述王恭廠災變之作。

以下是各古籍中關於此次爆炸的各類記載:
    朱祖文《北行日譜》載:
    初八日忽聞初六京師王恭廠地雷之變,嗣儐馧囍茠冀O變也。地裂一十三丈,火藥騰空不焚寸木,而傾覆屋宇以萬計,壓死男女以千計,聲震宮闕為古今所未有。

    劉若愚所著《酌中志》
    至天啟六年五月初六日辰時王恭廠之變,皇極殿最高危之處,一木先隕。乾清宮大殿皇駕所居之東暖閣,將窓格扇震落二處,打傷內侍官二人。皇貴妃任娘娘所居之室,器物隕落。任娘娘於天啟五年十月初一日所生皇第三子,於是日受驚,後遂薨逝。逆賢直房及王體乾、李永貞等直房等各有傷損。六月初五之夜三更又地震,幾如四年二月時。而雲中之靈邱縣震更甚,地湧出水甚多,其色黑。(卷三)

    安民廠即王恭廠,建署於都城之西南隅。掌厰太監一人,僉書十餘員,轄匠頭六十名,小匠若干名。營造錢糧與盔甲場同。天啟六年五月初六日辰時,忽大震一聲,烈逾急霆,將大樹二十餘株拔出土。又有坑深數丈,煙雲直上亦如靈芝,滾向東水。自西安門一帶,皆霏落鐵渣如麩如米者,移時方止。自宣武街迤西、刑部街迤南,將及廠,房屋猝然傾倒,土木在上而瓦在下,殺有姓名者幾千人,而闔戶死及不知姓名者又不知幾千人也。凡坍平房屋,爐中之火皆滅;只賣酒張四家兩三間之木簿焚然,其餘無毀。凡死者之肢體多不全,不論男女盡裸體;未死者亦多震褫其衣帽焉。真未有之變也。遂改卜於西直門街北建廠,先帝賜名「安民」。(卷十六)

    《熹宗實錄》卷七十一載:
    (天啟六年五月戊申)……王恭廠之變,地內有聲入霹靂不絕,火藥自焚,煙塵蔽空,椽瓦飄地,白晝晦冥,西北一帶相連四、五里釧衁棳伓H。時廠中火藥匠役三十餘人盡燒死,止存一名吳二。上命西城御史李燦然查報,據奏:塌房一萬九百三十餘間,壓死男婦五百三十七名口……

    《國榷》卷八十七載:
    丁未,王恭廠災。東自順成門,北至刑部街,壞民居萬余區。男婦死五百三十餘人,誘劗藹複J發也。玄武門火神廟守門內臣,聞樂音三疊出自廟中,見有火球滾出,騰空而去。眾方屬目。俄東城聲如霹靂,天地昏暗。上在乾清宮,走避建極殿,御座俱傾,大殿工人墜死二千餘人,凡死傷俱裸露,衣服飄掛西山之樹。昌平教場衣服成堆。員弘寺街轎中女赤體無恙。石駙馬街大石獅飛出順城門外。

    《兩朝從信錄》載:
    錄下御史王業浩的奏摺:「臣等於辰刻入署辦事,忽聞震聲一響,如天岫a裂。須臾,塵土火木四面飛集,房屋樑椽瓦窗壁如落葉紛飄。臣等俱昏暈,不知所出,幸班皂多人拚命扶行。及至天井,見火燄煙雲燭天,四邊頹垣裂屋之聲不絕。又覓馬出衙門,首見婦女稚兒泣於街,則知屋碎壞不勝計也;震壓沖擊蹂踏死者,不可勝計也。比策馬行不數步,又見萬眾狂奔,家家閉戶,則因象房傾倒,群象驚狂逸出,不可控制也。臣等急策蹇騎至朝房,驚魂甫定。…」

    小說《檮杌閑評》第四十回「據災異遠逐直臣 假緝捕枉害良善」對這次爆炸的描繪如下:
    到了五月六日巳刻,京師恰也作怪,但只見:
    橫天黑霧,遍地騰煙。忽喇喇霹靂交加,亂滾滾狂風暴發。磚飛石走,半空中蝶舞蜂翻;屋壞牆崩,遍地堹姚z鬼哭。在家的當不得梁摧棟折,膽喪魂飛;行路人苦難支石壓土埋,屍殘肢解。莫言變異非人召,自古奇災衰世多。

    京城中也自西北起,震天動地如霹靂之聲,黑氣沖天,彼此不辨。先是蕭家堰,西至平則門、城隍廟,南至順城門,傾頹房屋,平地動搖有六七里,城樓、城牆上磚瓦如雨點飛下。人先但見煙霧滿前,不辨路頭,後又被震倒牆屋的響聲聒耳,弄得人進不得出不得,路上壓死、驚死的人何止萬餘。個個都是赤身裸體,焦頭爛額,四肢不全。工部衙門至十附馬街一帶,五六條胡同內,就是官員,也多有死的。順城門內象房震倒,象也驚得發狂,東奔西走,不知踏死多少人,一城中驚得鬼哭神號。此時官民死傷者甚眾。直至兩三日後方定。後邊訛傳,是王恭廠火藥走發,所以如此。不知火藥走發,何以與大同地震同時。欽天監只得按佔候書題一本道:「地震者,陰有餘也,佔為主弱臣強,天下起兵相攻。婦寺,大亂之象。」……

影響
王恭廠災變規模之大,據說連薊州城東角亦震坍壞房屋數百間。事發時的明朝正值內外交困、風雨飄搖之際,國家政治腐敗,宦官專權,善惡不分。災難的消息迅速傳遍全國後,朝野震驚,中外駭然,人心惶惶。天啟年間各種天災人禍都比不上王恭廠的破壞程度,故沈國元於《兩朝從信錄》中稱此災變「乃古今未有之變也」。很多大臣認為這場大爆炸是上天對皇帝的警告,紛紛上書,要求熹宗皇帝匡正時弊,重振朝綱。皇帝不得不下了一道罪己詔,表示要痛加省醒,告誡大小臣工「務要竭慮洗心辦事,痛加反省」,希望藉此能使大明江山長治久安,萬事消弭,且下旨發府庫萬兩黃金賑災。此事後來亦被御筆太監載入明朝正史。

起因假說
對於王恭廠災變的成因,幾百年來一直眾說紛紜,有人認為是地震引起的,有人說是火藥自爆,亦有認為是由地震、火藥及可燃氣體靜電引爆同時作用者。至於天然氣引爆說、隕石墜落說、隱火山地球內核噴發說、甚至外星人入侵等假說更多。但由於王恭廠災變的記載中有眾多怪異現象,在相信這些記載皆為真實的前提下,均不可能由其中單一之因素造成,故每一種觀點都無法使人完全信服。
一般來說,王恭廠災變的成因最為眾人接受者有以下四種:

地震說
據史料記載,京畿僅明代就大小震百餘起。雖官方未明確此災變為地震所致,但災變前後如「大震一聲」、「殿震」、「震撼天地」、「時息地震」、「震後」等種種跡象與地震均有諸多相符之處。若王恭廠災變,是因地震直接促發火藥庫而引起的,那麼這次地震具有烈度大而震區面小的特點,比如震災中心(宣武門內大街以西,刑部街以南)破壞力幾乎達到摧毀性程度;然而在離震災中心較近的建築真如寺、承恩寺等均未受到多大破壞,這種情況是舉世未見的;再者蘑菇狀煙雲,也不是地震出現的現象;又如「不論男女,盡皆裸體」,「寸絲不掛」,「褫衣物」的現象,也非地震的後果;至於災變中產生的巨大衝擊波,在地震史上恐怕也少有先例。

龍捲風說
龍捲風具有突發性和毀滅性特點,經常發生在春末夏初季節。就王恭廠事件的災害範圍及「僵屍重疊,穢氣熏天;瓦礫盈空而下」之景看似為此風所致。而龍捲風襲擊範圍往往在災區百米之外很平靜,就是受災區與非災區界限分明,而地震就不明顯。至於石駙馬街大石獅飛出宣武門外,史實確有記載,並且王恭廠之北的數千斤重物——石獅子被甩到南城牆外,然而並未見城牆塌陷,故石獅子的遠拋似為龍捲風的巨力造成。然而災變前如「從西南方,有聲如雷;雞犬皆驚,振物有聲;初九丑時,復巨聲西來,門窗皆響;震聲南至河西務,東至通州,北至密雲」等徵象,單以龍捲風之說也難以解釋。

隕石說
文獻中記載「有聲如吼」,「但見飆光一道,內有大光」,「忽大震一聲,裂逾急霆」,「深坑數丈」,「煙雲直上」,「巨石空中飛注如雨」,「煙塵障空,白晝晦冥」,「西安門一帶皆霏落鐵渣,如麩如米」的情形,與隕石衝向地球時,和大氣層摩擦形成的火花、火球,及撞擊地面造成的震動與響聲等現象相當吻合。此外隕石也有使房屋「猝然傾倒」,「大樹盡拔出土」,以及「大木飛至密雲」,災區數里「盡為齏粉」的可能。且後來經衛星光譜掃描圖像的處理手段,可發現蓮花池、馬連道一帶有環形暗斑,宣武門西南側也有6至7個不等的異常半圓,亦可能是隕石衝擊的遺痕。

此假說可指出中心卻「不焚寸木,無焚燒之跡」的解釋,因為隕石可能差不多到地面時就已經燃燒殆盡,隕石衝擊的威力也可以使到「人畜、樹木、磚石突然騰空而起」。至於大震一聲可能可以解釋為隕石衝擊的震動。

火藥焚爆說
由於王恭廠火藥庫正是災變中心,故災後就曾有人說:「王恭廠不戒自焚,致都城之擾」。再加上王恭廠爆炸造成「天崩地塌,昏黑如夜,萬室平沉」和巨大的傷亡現象,及王恭廠製造火藥的特殊性,讓很多人相信此事件是王恭廠黑火藥引爆所致。據史料記載:「每五日,三大營共領火藥三千餘斤」。若這麼多火藥一旦發生焚爆,可能在瞬息間形成高溫高壓的氣流,並迅速向周圍擴散,可下衝使地面成坑,向四周可使建物傾倒,上可攜物飛空,甚至「大震一聲,裂逾急霆」。

至於為何火藥會爆炸,經後人推斷可能是人為因素,即由生產、搬運不慎而摩擦引爆,甚至可能為後金派遣間諜破壞;另外則可能是由於火藥在沒有空氣的情況下能分解而產生自爆;另有學者認為災難發生的5月正值乾季,空氣濕度低,火藥製造時易生靜電打火或摩擦打火。

雖然這是唯一看似有事實依據的相對最可能說法,但是當時的普通黑火藥是否具有2萬噸當量的三硝基甲苯使到千斤石獅飛行於街外、平地陷巨坑二丈部B將衣物捲走而致男女俱赤裸及寸絲不掛的巨大威力,則難以火藥焚爆說解釋。況且在王恭廠爆炸之前發生的地鳴和火球等徵兆,亦不可能由火藥引爆而產生。另外最具科學性的反證是火藥庫管理至明朝時已經有百年以上歷史,諸多儲存安全距離和安全規範已經行之有年,而且現代火藥庫爆炸都不具有整個廠區每一顆火藥瞬間同時引爆的範例,正常狀況都是先一座庫的部分爆炸再逐次爆炸延燒開到周邊其他庫房,期間中小型爆發不斷,絕沒有像核彈瞬間全部引爆釋放威力的特性。

轉自--維基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