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轉貼] 九品芝麻官台詞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他/她的文集中  
風闇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13215
帖子 6856
註冊 2007-1-14
用戶註冊天數 4174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2-6-23 14:37 
122.118.67.43
分享  私人訊息  頂部
序幕
少年:月亮好漂亮呀!
婦女:星仔,每逢月亮這麼漂亮的時候,你向它個許願,一定會心想事成的。
少年:真的?
婦女:是呀。
少年:月亮月亮,我求你保佑我,長大了讓我做官。我要做個清官,把貪官和壞人抓光。

衙門(一人擊鼓,破爛的「公正廉明」被震的掉灰塵。)
眾人:喂……不要那麼用力,喂……不要那麼用力,牌匾要跌下來啦。
有為:出手不要那麼重呀,那位老兄這麼早呀。
方唐鏡:爛鼓,爛兵,爛衙門,叫你的爛狗官出來。
有為:混帳!竟敢侮辱我們大人?
方唐鏡:區區一個九品芝麻官,值得我方唐鏡去侮辱嗎?
眾人:啊!方唐鏡……
方唐鏡?廣東第一狀師「荒唐鏡」?
方唐鏡:這個是我的狀詞,我代表林員外控告黃老秋的老婆,在林員外去她家收租的時候,以為垂涎林員外的美色,所以意圖強姦。
黃老秋:冤枉呀!是林員外借口要收租,想強姦我老婆呀!
有為:大人在那裡?
一衙役:大人到你爺爺家去了

包家包龍星:將軍!
爺爺:恩恩……
包龍星:我飛帥再將。
爺爺:你飛帥,我就吃你的帥。
包龍星:啊……哎呀……
爺爺:你不要以為當了官就很威風。
包龍星:我那比得上你?
爺爺:你海記不記的我告訴過你,當官呢要清如水,廉如鏡。
包龍星:爹,聽說你以前都是……
爺爺:沒錯,我以前是個貪官。我諢名叫「彎了能弄直,死了能救活」,就是因為我做了太多缺德事,所以你十二個哥哥沒有一個養得活,害得我每年白髮人送黑髮人。最後沒有辦法,我唯有告老還鄉,把家產全捐出去做善事,就這樣,才飽住你這一條小命呀兒子。(轉身回屋。)你看,我給你寫了個字掛在中堂上,就是這個廉潔的「廉」字。
包龍星:我怎麼看,它分明都像個……貪字。
有為:十三叔!十三叔!不得了啦……十三叔!爺爺!
包龍星:什麼事?
婆婆:來來來,喝糖水,蕃薯糖水來了。來,很好吃呀!阿九呀,你快吃。
包龍星:媽,我是十三呀。
婆婆:我有生那麼多個兒子嗎?喂,小子,你找誰呀?
爺爺:我是你老公呀。
婆婆:哦哦……那你呢?
有為:我是你孫子呀,婆婆。
婆婆:哦……哎呀……你這丫頭都長這麼大了。(對包龍星。)老公,你快吃,要不涼了不好吃。
包龍星:我是十三呀,媽。
有為:十三叔,這次我們發財啦。就讓「荒唐鏡」去玩,我們在中間撿便宜。
包龍星:好的非常呀!我花那麼多錢買個九品官,無非為了這個。
師爺:嘿嘿……
(包龍星頭被點,只見爺爺一個虎鶴雙行姿勢。)
爺爺:你這個死孩子,我叫你不要做貪官嘛,你就是不聽?荒唐鏡是廣州第一狀師,你想跟他們?想都別想呀。
包龍星:行了,爹,我知道了。我們走。
有為:爺爺,我們走了。
(轉身跑,字掉下。)
爺爺:兒子,你忘了拿我的字呀。

衙門(升堂情景,堂下方唐鏡搖著扇子,包龍星坐下,旁邊是有為。)
包龍星:全都站著幹什麼?
方唐鏡:不才方唐鏡,乃前科舉人,依律是不需要跪的。
包龍星:你這個刁民方唐鏡,專門挫弱扶強,雪中送屎……
有為:小心他高中了,當你的上司。
包龍星:中了再打算。老實說,我早就想教訓你了。
方唐鏡:多謝,多謝……聽聞大人令母交遊廣州,無論華洋黑白,一律照殺。大人逢人叫乾爹的工夫,在下早就想請教了。
包龍星:不用這麼客氣,不過我老媽她的確是很好客。
有為:不對啦,他說你媽媽當妓女。
包龍星:你是說我老媽她做妓女,對不對?
方唐鏡:那大人又是那雙眼睛見到在下,在下雪的時候送屎給人家?
包龍星:這不過是在形容閣下的為人。
方唐鏡:那在下業只是形容大人令母為人友善而已啦。
包龍星:我沒有逢人就叫乾爹呀,你分明……這我就不清楚了。
方唐鏡:不過黃老秋得妻子意圖強姦林員外卻證據確鑿,請大人將她定罪。
包龍星:他老婆想強姦他?
黃老秋:冤枉呀,大人!林員外今天到我家來收租,調戲我老婆,我一回來就看見他抓住我老婆雙手,把我老婆壓倒在桌上,想強姦她。我一急,就拿起棒子去打他,誰知道他的家丁立即衝進來,把我抓住了。
包龍星:林志穎,你抓住人家老婆的手,這分明是你想強姦人家。
方唐鏡:臉色也很好呀。
包龍星:我每天都是這個樣子的。
方唐鏡:你的是不是硃砂掌?讓我看看。啊……
包龍星:你怎麼了?
方唐鏡:大人剛才說,抓手就是強姦,我現在不是在強姦大人嗎?啊……啊……哈哈……坐一邊去看我表演吧。其實是林員外因為黃氏夫婦不肯交租,想回收房子,黃氏夫婦想抵賴,還想強姦林員外來威脅他,請大人明察。
黃老秋:不是呀,大人。我們那房子是林員外的爹租給我爹的,以為我爹救過他爹一命,所以說明每年交租三十兩,我們年年都有交租的。
包龍星:有沒有租約,拿來看看
方唐鏡:有!
包龍星:這麼小的「契崽」怎麼看?
方唐鏡:小的「契崽」不好,還有張大的「契爺」(乾爹。),大人想看那一張呢?
包龍星:契爺呀
方唐鏡:乖哦,大人未必不叫人「契爺」(乾爹。)的嘛,契約崽這裡,大聲念出來吧。
包龍星:本人林大福,將大樹街石屋租於恩人黃老十一家,未能報恩,萬一不交租亦可,收回黃公年租銀兩三十,萬不能轉租別人,立此為據,本人兒孫不得有違。這就是了,他說明不交租也可以呀,何況人家交了租,你怎麼能收回房子呢?
黃老秋:我們每年都交三十兩屋租的。
方唐鏡:什麼三十兩呀?是三十萬兩呀大人!
包龍星:哇……你說什麼?
方唐鏡:大人念過書沒有啊?我早知道你沒有念過書了。我來教教你吧。應該這樣念呀!
包龍星:石屋租於恩人黃老十一家,未能報恩,萬一不交租,亦可收回,黃公年租銀兩三十萬,不能轉租別人……這樣改頭換面?
方唐鏡:大人可以判案了嗎?遲遲未判,是不是想收錢呀?這三千兩銀票呢,沒你的份。這張給你,你就值這麼多了。
包龍星:拿來吧。一兩?
方唐鏡:不要我救省掉。
包龍星:不要呀!
方唐鏡:判了!
(包龍星躲到師爺背後,使勁咬下去,師爺痛苦難奈。)
包龍星:黃老秋欠人租金,責令即日搬出,將房子交還林志穎。至於你老婆想強姦林志穎呢……
林員外:又強姦不成,算啦。
方唐鏡:林員外果然是大人有大量。
林員外:告辭!
林老秋:真是沒天理呀!(痛哭。)
方唐鏡:乾兒子,我勸你早點回鄉下耕田吧,學人家做官?!讓你丟臉的日子可長哩。哼……哼……(冷笑。)哈……哈……

街道鄉民一:戚家都有花轎來接新娘子哩!
鄉民二:還有人肯嫁給哪個肺癆鬼呀?
鄉民一:連包龍星那麼臭屁都能當官,還有什麼事不可能發生呢?你說對不對?來,喝茶吧。

衙門如花:來,喝茶去。
有為:叔叔,去那裡呀?
包龍星:我出去走走而已。
有為:不要不要……
包龍星:為什麼?
(有為示意包龍新看門口,只見全是咒罵包龍星的條幅。)
包龍星:實在太不像話了。如花,你出去看看情況。
(待如花走出大門。)
包龍星:包大人出來了。
(各式各樣的蔬菜飛過來。)
眾人:扔死那狗官……扔死他。
(如花被蔬菜淹沒。)
如花:有狀況呀大人。
包龍星:這樣子?走後門吧。
有為:叔叔,安全,出來,出來,沒事,沒事。
包龍星:走吧。
(包龍星差點掉進陷阱。)
有為:小心!
包龍星:歡迎你混蛋。
有為:不知道是不是歡迎你呀叔叔?
包龍星:這麼可能,我不是叫「你混蛋」!
眾人:扔死他!

街道(包龍星和有為喬裝出來。)
叫賣聲:隨便看,很正點呀!慢慢挑,來,買菜啊!
路人:先生。光顧買兩斤吧,菜很新鮮啊。
包龍星:走了兩條街都沒事,看來化了妝真的有效啊。
賣臭豆腐:包大人,好吃的油炸包大人,油炸包龍星呀。
路人:我買兩斤。
包龍星:老兄,你賣的分明是油炸臭豆腐,關包龍星什麼事?
賣臭豆腐:包龍星哪個狗官,不臭豆腐更臭。
包龍星:你怎麼這樣子講話?
賣臭豆腐:油炸包龍星呀。
(一人說書,眾人湧過來。)
說書:包龍星摻被十幾個大漢強姦的故事……
(眾人拍手。)
路人:這次,貪官包龍星活該有此下場了。
包龍星:我的樣子真的那麼討厭嗎?有沒?你告訴我,你說實話。
有為:對呀,有時候看你看久了,真的有點想吐。
包龍星:做人呢老實之餘還是保留一點好。(有為嘔吐。)
說書:話說這包龍星,被人拖到泥漿裡去打,還讓他吃屎,他吃啊,吃啊,吃得好開心,(眾人拍手。)他一邊吃屎,他覺得好過癮,實在不能停。
包龍星:我包龍星是不是跟你們每個人都有深仇大恨?怎麼說我也是個官。雖然長的不怎麼英俊,但也犯不著這樣污蔑我。我死都不相信每個人都這麼討厭我,喜歡我的人的舉手。
眾人:走呀……
包龍星:不高興最多不舉手就算了嘛,一下子全跑光了,這算什麼?(有為跑來。)你說他們都帶那裡去了?
有為:拿武器。
眾人:扔死他,扔死他……
包龍星:看來大家都是針對我。
有為:根本就是。
包龍星:真失敗!錢又沒貪到,還弄得人見人煩。我一定要好好教育下一代,因為兒童就是社會未來的主人翁,只要他們喜歡我,我就有希望。(一小孩路過。)小朋友,小朋友,你乖呀,哥哥疼你。
小朋友:呸!
包龍星:我怎麼可能會猜得到……一個小朋友居然會有這麼多的口水!(新娘迎親隊伍過來。)
有為:不會吧,居然會有人肯嫁給戚家這個肺癆鬼?
包龍星:就是呀。
(兩人混進隊伍,幾江洋大盜衝過來,一捕快緊追不捨,打鬥起來。)
有為:厲害呀。
包龍星:在我的地盤打架,也不知會我一聲,真過分!
豹頭:京城第一捕快「豹頭」奉命捉拿四十大盜,擋我者死。
(打鬥中衝亂迎親隊伍,包龍呆星看貌美如花的新娘……。)
戚老:轎子怎麼搞成這樣?兒子,快去接新娘吧。
包龍星:真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會不會她老公在洞房時突然暴斃呢?
有為:他死了,你就可以撿便宜吧?
包龍星:是你說的,我可沒說。
(包龍星失望的看著新娘被背進戚家。)
戚老:包大人。
包龍星:我不是,我絕對不是。老頭子,你別亂說話,不然我報官抓你呀。
戚老:你不用不承認了,我聞到你那體味了。你大駕光臨。我們戚家上下碰壁生輝。
有為:十三叔,這老頭子欣賞你,你應該賞個面子。
包龍星:你真的欣賞我?老頭子。
戚老:沒有你這種貪官,我們奸商就沒有好日子過了。
包龍星:原來都是自己人。
戚老:大人,就給小人個面子,進去喝杯喜酒吧?
包龍星:去就去嘛,走吧。
有為:記得給個紅包。
戚老:好……請。戚家
畫師:大家笑一笑,笑開心一點。馬上就好了,差一丁點而已。
包龍星:老頭子,你兒子咳得很厲害。
戚老:沒事,沒事的。
包龍星:當心把肺都給咳出來了,老兄。
戚老:沒事,沒事的。
包龍星:喂!這是什麼東西?(手中拿著肝。)是塊肝呀!吃火鍋了?老兄。
戚公子:真舒服。
畫師:完成了,大家休息一下吧。
有為:十三叔,人家都快拜堂了,別想了。
包龍星:什麼?他在拜堂的時候暴斃不成嗎?剛才他咳的連肝都咳出來了。
有為:真的是肝嗎?
包龍星:你說呢?(把肝塞進師爺嘴巴,師爺吃了下去。)
婉君:謝謝
常威:婉君表妹,恭喜你今晚娶媳婦
婉君:我只不過是人家的後母,不過陪別人開心而已
常威:對了,表妹,聽說你收藏了一本手抄的孽覆經。能不能借給我看看?
婉君:恩……你先去嘛。

(豹頭追趕江洋大盜到戚家。)
豹頭:看你們這些亡命之徒往那裡跑?
大盜一:豹子頭,你持著你那張刀厲害,有種的把刀放下。
豹頭:好。
大盜二/三:上呀。
(大盜一被一掌打死。)
大盜二:豹子頭,你持著你那雙手厲害,有種就不用手。
豹頭:好。
大盜三:揍他呀。
(大盜二被一腳踢死。)
大盜三:你持著一雙腿厲害,有種。手,腳,刀都不用。
豹頭:好。
(大盜三被獅子吼震七竅出血,酒席上的盤子全爆碎。)
包龍星:哇!這個大喇叭真厲害。
戚老:殺人啦,快去報官……
豹頭:我就是官。
包龍星:那我算什麼?
豹頭:本官就是天下第一神捕,京城六扇門中的第一高手,諢號豹子頭–雷豹。這幾個江洋大盜,我追了他們七天七夜,原來是你把他們窩藏在這裡。
戚老:大人,我真的不知道這件事。
豹頭:你真的不知道他們來喝喜酒?
戚老:大人,今天是老夫的兒子娶老婆,他們混進來了,我也不知道啊!
豹頭:是真的嗎?
戚老:大人,我吃了豹子膽也不敢騙你呀。包大人,你說對不對?包大人,你在哪兒?包大人……
衙役:大人,人家踩到我們頭上來了,我們還躲在桌子下面,多沒面子?
有為:別吵嘛,在這靜靜的乘涼,蠻好的嘛。
包龍星:他現在氣勢旺,我故意先壯大他的膽子。他膽子一大,就會做錯事,氣勢就會軟弱。到時候我再出其不意的去煎他的皮,拆他的骨。(轉頭看見豹頭。)幹什麼?我在這研究怎麼吃乳豬,你連這個也要偷聽?(被豹頭扯住耳朵出來。)
豹頭:聽說你是這裡的官?
包龍星:沒錯,我是。
豹頭:你一定是官民勾結,包庇江洋大盜,意圖謀反。
有為:他冤枉人的本事跟你不退多進哩。
包龍星:既然大家都是同門師兄第,乾脆刮得多少都分兩份,最多,我拿大份,你拿小份。
有為:我全都要。
包龍星:也可以。有什麼事吩咐小弟替你效勞?(耳語。)好簡單的告訴你們,其實我今天是來做臥底的,看看你們有沒有走私漏稅或殺人放火。今天老天有眼,我呢就同豹大人裡應外合,揭發了你,就是殺人放火的幕後主使人。來人,帶他回去。
戚老:大人,真的不關我的事呀,大人,冤枉啊,真不管我的事呀。
包龍星:就這樣了。
戚老:多謝……
包龍星:他們說一個時辰內籌五萬兩送過來,我們還不先回衙門找兩個姑娘過來喝喝酒?
豹頭:哼!兩個怎麼夠?我要二十個。哈哈……

衙門豹頭:哈哈……哈哈……
包龍星:大人,你先站在這等一等。我去看看姑娘們來了沒有?等等。
有為:來了,來了,妞來了。
包龍星:怎麼了?都到齊了?你們快去好好服侍豹大人,知道嗎?
(五男扮女裝上前抱住豹頭。)
包龍星:你這個兔崽子,連我包大人你都膽敢惹?你還真混帳呀你。
(豹頭一聲獅子吼,震開五人,衝上來追打二人,二人跑出後門,將豹頭引進陷阱。)
包龍星:哪個混蛋包大人掉到洞裡面去了。
眾人:混蛋狗官,扔死他……
(蔬菜填進陷阱,豹頭被擒,口被堵住,裝在人型木盒裡。)
如花:活該呀!
有為:高手是吧?哈哈……(將一隻老鼠放進去。)
包龍星:你幹什麼?玩遊戲嗎?叫你做點事情,你竟放老鼠去咬人?豹大人,你不用怕,我放一條蛇進去吃那些老鼠。
有為:等等我呀,叔叔。

街道包龍星:快點走了,乾燒意麵肯定吃完了,我只想吃碗紅豆沙而已。
有為:快天亮了,有個橙給你吃已算走運了。
眾人:包大人,包大人……(圍上來。)
包龍星: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
帶頭人:包大人,慢走啊。包大人,我們知道你神威蓋世,隨便兩下子就把豹子頭收服了,救了戚家上下,我們是代表戚家來歡迎包大人你的,大家一起鼓掌歡迎包大人。
眾人:包大人好棒。(鼓掌。)
帶頭人:包大人,就請你和我們這些街坊鄰居說幾句話吧。
有為:說一句有水準點的話。
包龍星:乾燒意麵吃了沒有?
帶頭人:咦!包大人,我們連乳豬也沒吃過,特地留這只乳豬給你回去慢慢吃。
(包龍星在眾人的鼓掌中來到戚家。)

戚家一人:大家就位吧。
戚老:多謝大人,大人真是神機妙算。
包龍星:不用客氣啦,就算是我送給你的賀禮。老頭子,乳豬是不是還沒有吃過呀?(一小孩扯包龍星辮子。)小子,又是你。又想給我吐口水呀?別來這一套,當心我揍你。
小孩:送給你的。(一朵鮮花,然後親了包龍星一下。)
包龍星:多謝。(轉身對戚公子。)你要好好待你老婆,要不然我把你關起來。還有要保重身體,沒事多吃兩塊肝補一補。去洞房了。
戚老:快去洞房啦,快啊,去吧,去吧。
……
戚秦氏:我不要嫁給你,我要嫁給包大人。包大人……(撲過來。)
包龍星:小蓮,好呀,小蓮!過來吧,小蓮。
師爺:叔叔,幹什麼?俊男美女盯著。
包龍星:走吧。

三個月後街道
(打更人聽見狗叫來到戚家發現許多屍體,常威正在毆打來福,被常威踢暈,此時凶狗撲來撕咬,來福逃跑,凶狗被打死,常威追趕來福。)
包龍星眾人:假裝肚子疼……去茅坑排隊……(巡夜。)
打更人:救命啊!救命啊!……(被常威暴打。)
有為:幹什麼?
包龍星:抓起來。
包龍星:(常威被抓起來。)你們別動,讓我來。(常威掙脫。)還是你們來。(常威踢開包龍星。)
有為:十三叔,你不行的話,讓我來嘛。
(5人用繩子勒住長威。)
包龍星:去你媽的,連我都敢打?
打更人:戚家死光了,戚家死光了……
(眾人來到戚家,發現許多屍體,只有戚秦氏尚存。)
包龍星:不要碰任何東西。


轉自--小魚愛大海


風闇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13215
帖子 6856
註冊 2007-1-14
用戶註冊天數 4174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2-6-23 14:38 
122.118.67.43
衙門
(常威發狂一般大叫,一隻腳伸進常威口中。)
包龍星:大膽狗賊,你竟敢在這裡逞強?咬吧,你用力咬呀。我可不怕。
有為:十三叔,別跟他玩嘛,小心腳呀。
包龍星:關我什麼事?
有為:放,放口呀。
包龍星:大膽犯人,你可知道……
常威:我什麼都不知道。
包龍星:你可明白。
常威:我什麼都不知道呀。
有為:混帳,來人,大刑伺候。
包龍星:打啊。
常威:想打我?你這芝麻綠豆大的官想打我?你知不知道我是水師提督常昆大人的兒子。
有為:啊!!
包龍星:水師提督很大的嗎?
有為:比你大上二十級左右。
包龍星:哈……常兄,吃過飯了沒有啊?常兄,要不要給你泡壺好茶?頂級茶葉好不好?
常威:哈哈……
(包龍星看見兩眼淚汪汪的戚秦氏失望憤恨的看著自己。)
包龍星:不行,我是一個好官(小聲)。混你的賬,天子犯法,與「蔗」民同罪。
有為:庶民。
包龍星:都一樣啦,皇帝的兒子也一樣。戚秦氏,究竟他是不是在你家殺過人?
戚秦氏:是呀,大人。戚家上下十三口,都是被常威所殺,請大人替我伸冤。(趴在地)
包龍星:究竟是怎樣一回事?你請說。
戚秦氏:大人,常威他是我婆婆的表親,他經常都在我們家出入。事發當晚,因為我相公體弱多病,我就去佛堂那邊去替他祈福。忽然間,有人用手帕摀住我的鼻子,我聞到一股好濃的藥味,接著我就不省人事了。等到我醒來的時候,我就已經……被常威侮辱了,嗚……
包龍星:你這個禽獸,來人,給我打他一萬二千七百三十八板。
有為:算了吧。
包龍星:還是我自己來。
有為:叔叔,不要這麼衝動,先聽她說完嘛。
包龍星:好,你說。
戚秦氏:哪天晚上……

回憶中(常威穿衣服。)
戚秦氏:你是禽獸,你不是人,你不是人……
常威:夠了。(將戚秦氏踢開)剛才你暈了,不如現在再來一次給你補償補償吧?
戚秦氏:你不要走過來……
婉君:你這個混蛋。你背著我跟這個賤人不三不四?
常威:住口呀。(掐住婉君的脖子。)
婉君:放手呀。
常威:住口呀……閉嘴……閉嘴呀。(將婉君勒死。)
戚老:婉君,婉君……你這個畜牲,你害死我老婆,我不會放過你,我要報官。
(常威掐住戚老脖子,戚秦氏上去阻攔被常威打暈,戚老被掐死。)
包龍星:我要剁了你,我要剁了你……(拿出一把大菜刀。)嗚……啊……
有為:不要這麼衝動,先聽打更的說完再說。
包龍星:打更的,究竟當時發生什麼事?
打更人:我本來正打更,忽然聽到戚家後花園的那條狗叫的好厲害,我就進去看看啦,誰知看到滿地的屍體,還看見常威跟來福打成一團。接著,我就被人踢了一腳昏了過去,之後,什麼都看不見了。
包龍星:傳來福。究竟是不是常威殺了戚家十三口?
來福:是啊……他還想連我都殺掉呀。
(常威咬住來福臉,衙役拉開。)
包龍星:你不用怕,有大人在這罩你。
來福:救命啊,大人救我啊。你不是說會罩我的嗎?
包龍星:他已經很給我面子了,我不在,他連你喉嚨都會咬斷。
來福:多謝大人。(摸著臉。)
包龍星:然後呢?
有為:暫時把他關起來,驗明屍體後在剁了他。
包龍星:先把他關起來,驗明屍體後馬上剁了他。
衙役:是。
常威:你想定我的罪,我可不怕。哈哈……我可不怕。
包龍星:你說什麼?說什麼?還這麼多話說?(說完將手中的菜刀扔出。)
聲音:你扔錯人了。天理何在呀?
包龍星:戚秦氏,你放心,我一定盡我所能,還你戚家十三條人命一個公道。
有為:叔叔,這次真得光宗耀租了。

包龍星:什麼東西這麼刺眼?方唐鏡:那是銀兩發出的光芒呀,大人。
包龍星:是你?!
方唐鏡:公堂之上各為其主而已。今晚就給在下一個機會補償一下,好嗎?
包龍星:補償什麼?
方唐鏡:書中自有顏如玉,書中自有黃金屋。只要大人給一個小小的人情,就可以不用讀書,也能擁有一個黃金屋了。
有為:要下了,要下了……
包龍星:你為何事?
方唐鏡:常公子,水師提督常大人的兒子,大人,你已經知道了。但是大人你有知不知道?水師提督常大人,就是李公公的義第呀?
包龍星:哪個李公公呀?
有為:李公公莫非就是李蓮英,李公公?
方唐鏡:正是當今老佛爺跟前的大紅人,李蓮英公公。
有為:嚇死我了。
方唐鏡:這些銀兩就是不才代替常昆常大人,送給包大人的見面禮。
包龍星:你到底想怎麼樣?
方唐鏡:哈哈……提督大人的母親年高九十七歲了,她一向疼愛常公子。聽說常公子出事了,馬上哭的肝腸寸斷。常大人希望包大人,能夠讓常夫人去牢中見一見她的孫子。大人,不妨早點休息。明天一早不才就會帶常夫人離去,這種順水人情,大人做一次又何妨呢?
包龍星:你這是在賄賂本官呀?
方唐鏡:難道這不是你做官的本色嗎?
包龍星:我現在已經變成一個廉如水,明如鏡……視錢財如糞土的清官,我告訴你!你難道沒有聽說過嗎?
方唐鏡:聽說了。不過,我想大人體諒一下老人家而已
包龍星:老人家確是需要體諒呀,所謂百善孝為先,本官最有愛心,有為,你帶路呀。
師爺:是。
包龍星:慢著。本官一覺醒來時候,就要看到常威站在公堂之上,知道嗎?
方唐鏡:一定,一定。多謝大人成全。
有為:這邊,這邊……

牢房常威:放我出去呀,放我出去呀……你知不知道我爹是水師提督,我乾爹是李公公?我要你們全家死光光。
有為:千萬別聊那麼久,你知道的,我很為難啊
方唐鏡:勞煩了
有為:謝謝
常威:你是誰?
方唐鏡:你婆婆來看你呀
常威:婆婆?……爹,爹
常昆:你找死嗎你?你知不知道你現在闖了彌天大禍?
常威:爹,帶我走吧。
常昆:你能跑到那裡去呢?爹身為水師提督,你就算走了,朝廷也會迫我綁子投案,我今天晚上喬裝來見你,已經是非常冒險的了,被人知道了,我烏紗難保呀。
常威:那怎辦呀?我很害怕呀
常昆:放心
常威:爹請了方唐鏡大狀師替你洗脫罪名。
方唐鏡:常公子,你一定要把今天晚上每做的一個細節全告訴我,千萬別說少。
常威:今晚……
常昆:這件案,他可以脫身嗎?
方唐鏡:幸好現在只是三更,還有兩更時間可以工作。
常威:做什麼?
方唐鏡:把白的改成黑,把原告改成被告,明天在公堂之上,常公子你記著……
(幾黑衣人來到戚家,將現場偽裝成砒霜中毒的樣子。)

衙門(包龍星睡在銀兩之中,忽聽眾衙役:威……武。)
包龍星:有為……有為……有為……
有為:什麼事?叔叔。
包龍星:我還沒起床,你升什麼堂?
有為:陳大人今天一早就回來了。
包龍星:陳大人?
有為:是呀,他是正宗知縣。你只是預備的。他病好了,當然由他升堂了。看你睡的那麼甜,就沒去吵醒你,隨便洗個澡。
包龍星:槽。
有為:叔叔……

公堂戚秦氏:大人。
包龍星:大人,整個案子一直……
陳知縣:你不用說了,站在一旁。站在一旁呀。
包龍星:是。
有為:叔叔,這兒有張椅子,坐。(小板凳。)
包龍星:去!
陳知縣:戚秦氏,你說常威殺死你一家十三口。除了你見到之外,有沒有別人看到?傳驗屍官。
驗屍官:大人,戚家十三人,還有一條狗,每個死者臉色都發黑。以銀針探喉,銀針發黑,可見他們都是中劇毒而死。小人還在現場發現一大鍋的糖水,裡面混有砒霜劇毒。
陳知縣:大膽刁婦,你一家十三口分明中毒而死,你竟敢說是常威打死的?分明是誣陷好人。
戚秦氏:大人,冤枉呀。
包龍星:大人,我看見常威追殺那個家丁
陳知縣:是誰看見常威追殺來福的?
包龍星:我看見,打更的也看見。
陳知縣:打更的?傳打更的來吧。
打更人:大人,我沒有看見常威追殺來福啊。昨晚我一進戚家後花園,就看見來福在追打常威了,常威拚命的反抗,後來我被來福踢了一腳,就昏倒了,其他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包龍星:你昨天晚上不是這麼說的,你……
打更人:我昨天晚上昏昏沉沉的,所以說來亂七八糟而已。
包龍星:你想清楚了再說,這種事你……
陳知縣:你給我閉嘴……傳回春堂掌櫃朱二。
朱二:沒錯,大人。昨日正午時分,就是這個女人到我的藥材鋪來買藥,她說家裡有好多老鼠,我就賣了一斤砒霜給她。
戚秦氏:我沒有呀,大人。我從來沒有去他店子買過砒霜,我一向都是去他店子替我相公買咳嗽藥而已。
陳知縣:何人擊鼓?
方唐鏡:大人,不才方唐鏡有狀子呈上。
包龍星:他……
陳知縣:狀告何人?
方唐鏡:我代表常家,一告戚秦氏勾引戚公子不遂便誣告我們公子殺人;二告候補知縣包龍星貪贓枉法,冤枉好人。
包龍星:哇……
方唐鏡:大人,不才聽到消息說,包龍星收了戚秦氏三萬兩銀子,現在後堂一屋子都是銀兩哦。
包龍星:啊……
陳知縣:真有此事?來人,立即到後堂去看看。
衙役:是。
有為:大人我們著了道兒了,不,我進去先收拾一下。
陳知縣:站住。
衙役:稟大人,後堂真的有大量的銀兩。
陳知縣:包龍星,本官現在暫時將你停職,等真相大白之後,再作定斷。
包龍星:戚秦氏絕對沒有給我錢,那些錢是他給我的。
陳知縣:大膽,你現在還想誣告別人?你再說話,我就給你三十大板。
包龍星:我……
有為:叔叔,省省吧,他們串通好了,來來,靠著柱子,做「柱(處。)男」吧!
方唐鏡:乾兒子,這次乾爹我也幫不了你了。我三告,戚秦氏毒殺親夫全家。
戚秦氏:大人,冤枉呀。真兇是常威啊,冤枉呀。
陳知縣:大膽刁婦,公堂之上竟敢喧嘩亂叫!來人,掌嘴。
衙役:是。
戚秦氏:冤枉呀,大人。(戚秦氏被掌嘴。)
包龍星:大人,怎麼可以原告變被告,被告變原告呢?
陳知縣:你已經被停職了,你再吵,我就把你打成白癡。來人,傳常威。
常威:大人。小人乃姚氏之表哥。昨晚,小人無意間撞破了戚秦氏與來福之姦情,戚秦氏苦苦哀求我,不要張揚出去,還叫我當晚回去更她商量一下。我到了那裡,看見她煮了一鍋糖水,但是大家全都不見了,她還很風騷的叫我喝糖水呢。
戚秦氏:你在說謊,說謊……
陳知縣:再掌嘴。
衙役:是。
戚秦氏:大人……
常威:小人有點懷疑不敢喝,就到處看看,誰知被我發現,戚家全家都死光了。來福從外面衝進來想殺我,還放狗咬我,我害怕,遂往外跑,來福追出來。突然之間,他大叫了一聲「救命」,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暗號,接著,包大人就帶了好多人把我給抓起來了。
戚秦氏(衝上前。):你說謊……你冤枉我呀……
陳知縣:傳弄婆。
弄婆:老身叩見大人,老身遵照大人的吩咐,替戚秦氏驗過身了。戚秦氏再案發當日,的卻有行房的痕跡,而且,她還有了兩個月的身孕。
(戚秦氏震驚。)
方唐鏡:大人,這就對了。戚家耳少爺體弱多病,大夫早就診斷出他不可能有子嗣,這件事眾所周知。現在戚秦氏有了身孕,就更能證明她有姦情。
陳知縣:傳來福。
來福:來福叩見大人。
陳知縣:大膽奴才!你竟敢私通主母,還毒害主人全家,你可知有罪?
來福:大人,小人……小人的確跟二少奶奶有私情。
包龍星和有為:哇……
來福:但是下毒的人不是我,是她呀!
戚秦氏:我沒有,我沒有……
陳知縣:她怎麼會看上你呢?別胡說八道。
包龍星:無憑無據,誰會相信你?
來福:不是的,是二少奶奶說她喜歡我,她說我有文才,她還送了一首詩給我,我帶來了,大人,我念給你聽。金鳳玉露一相逢,更勝卻人間無數。兩情若是久長時,有豈在朝朝暮暮。大人,請過目。
戚秦氏:冤枉呀。
陳知縣:大膽刁婦,竟敢私通家奴,毒死親夫全家十三條人命。現在人證,物證俱在,鐵證如山,證據確鑿,我問你,你認不認罪?
戚秦氏:冤枉難招呀大人。
陳知縣:大刑侍侯。
包龍星(飛身接住令牌。):大人,別再打了,她受不了啦。
有為:叔叔,別再為她爭辯了。
包龍星:大人,我三代為官,深知官場靠冤枉二字,但是這一次你也未免冤枉得太過分了。
陳知縣:這裡輪不到你說話。(奪過令牌。)
包龍星:不要呀……
陳知縣:照打。
(包龍星眼睜睜的看著戚秦氏被冤打,方唐鏡獰笑,常威得意,陳知縣也不忍看,來福懼怕,戚秦氏被打暈,眾衙役圍起來,包龍星:幹什麼?,戚秦氏被誣害畫押。)
陳知縣:好了,戚秦氏已經招認全部罪狀,按律應判處極刑,秋後處斬。收監。退堂。
(包龍星扶起戚秦氏「對不起」,戚秦氏拿起包龍星的手,使勁咬出血,被衙役拉開。)
戚秦氏:你這個狗官,串通他們陷害我,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呀……
(地上血跡斑斑,天上普降大雪。)
包龍星:雪呀,下雪了!六月飛霜呀!冤枉呀,冤枉呀!出來再案呀……冤枉啊!啊……

戚家有為:這房子空空如也,還那裡找得到證據呀?
包龍星:最好把證據都放在桌子上等你來拿!要靠自己去發掘嘛。
有為:十三叔,好一條硬狗。
包龍星:對,難道是戚家的狗喪彪?
有為:你怎麼知道的?
包龍星:究竟是誰寫的?
有為:啊,我想起來了,是你叫人不要移動這些證物,同時要註明那是什麼東西。
包龍星:天助我也了。把狗頭拿過來,把它反轉,沒有毒?但很明顯地它的頭骨盡斷,是被人殺死的。
有為:為什麼那些人都中了毒呢?
包龍星:一定要去驗屍。
有為:啊,騷擾屍體是大罪呀。

停屍間包龍星:原來頭是用大鋼針接上的,如果拔出來,肯定身首異處,一定是被人下重手打成這樣。但是這根銀針變黑,證明喉嚨裡真的有毒啊。
有為:快點呀,叔叔,好臭哦。
包龍星:我們要去看看另一個屍體。
有為:你別只管插喉嚨,你試試插到肚子裡,如果真的是中毒,銀針一樣會變黑的。
包龍星:銀針沒有黑,肚子裡真的沒毒。
有為:肚子裡面沒毒,但是喉嚨裡有毒?
包龍星:難道是先被人打死了。
有為:然後再把毒藥灌進喉嚨。
包龍星:所以毒藥沒有到肚子裡。
有為:對了。
包龍星:我想到了。
有為:好棒耶。
(眾衙役全出來。)
包龍星:陳大人,怎麼你也在這裡?
陳知縣:抓你呀,帶他走。哈哈……你們來擾人屍體想毀滅證據?等著坐勞吧。哈哈……
常昆:陳大人。
陳知縣:常大人。
常昆:做得好。
陳知縣:還是常大人你有先見之明,知道他們會回來尋找證據,想翻案。
常昆:今天放把火把這燒了,毀屍滅跡。
陳知縣:小人知道。
常昆:還有。斬草要除根,找人去牢房裡把包龍星……


風闇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13215
帖子 6856
註冊 2007-1-14
用戶註冊天數 4174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2-6-23 14:38 
122.118.67.43
牢房
包龍星:老兄,老兄,麻煩你去跟上面說一說。如果我轉做污點證人,看看能不能有轉折的餘地?
衙役:你真傻。你侄兒比你快一步做了污點證人,準備指證你,現在他已回家喝酒去了。
豹頭:你也會有今天呢。
包龍星:你說什麼呀小子。
豹頭:像你這種狗官,你活該被關進監牢,被人碎屍萬段。
包龍星:我今天心情不好,你別囉囉嗦嗦,我隨時對你不可以呀。
豹頭:我就是說你,有種出來跟我打。
包龍星:你被迫我出手,我會揍你的。
豹頭:你這狗官,你活該跟戚家那個賤人一起坐牢。
包龍星:哪個戚家賤人?你說什麼?再說已遍(擠出牢房。)
豹頭:就是嫁給肺癆鬼的那個,她就再你後面那堵牆。
包龍星:那堵牆?這堵嗎?
豹頭:就是你後面那堵牆。
包龍星:你早說嘛混蛋!(擠進牢房。)
包龍星:戚二嫂!戚二嫂!我是包龍星呀。(牆上兩個小洞。)戚二嫂你再那裡?
戚秦氏:你不用在這裡貓哭老鼠了,想加什麼罪名在我身上,請隨便。其實,我也很想早點去跟我相公團聚,但可惜,可惜我肚子裡有了戚家的骨肉。
包龍星:那個孩子真的是你跟那個肺癆鬼……不,真的是你跟你老公生的?
戚秦氏:我相公有一張祖傳秘方,定期服用,肺病早已經好多了,而且,還恢復了男性的能力。
包龍星:這麼厲害?
戚秦氏:你為什麼不乾脆到我這邊來?那你就可以痛快地折磨我了。
包龍星:戚二嫂你誤會了,你先看看我現在這個樣子(戚秦氏看。)。我為了替你翻案,現在連我自己都臭了。
戚秦氏:大人,我錯怪你了。
包龍星:沒有關係,但求有天我能出去,你把那張藥方借我抄一抄就好了,但官場黑暗。看來他們今次一定要置我於死地。
戚秦氏:大人,我連累你了。
包龍星:別這樣說。戚二嫂,請你把手指給我(兩人手指相碰。)。我不相信這個世界沒有公理,我現在答應你,只要我有一口氣在,我就一定會想辦法出去替你伸冤。
戚秦氏:多謝大人。
有為:十三叔,叔叔……
包龍星:你這個兔崽子。
有為:別說那麼多了,你被判死刑了。
包龍星:死刑?
有為:是呀,他們說你勾引江洋大盜,販賣軍火,推老婆婆下海,還強姦了頭母豬。
包龍星:我絕對沒有強姦母豬。
有為:他們要誣陷你嘛,你死定了,所以我跟爺爺商量好了,在你臨死之前,要為我們包家留點後,所以找了一個黃花閨女進來和你配種,(眾人叫。)下次才輪到你們嘛,別說那麼多了,先進去配種嘛,如花,快……
包龍星:如花,真的是你?
如花:不是我,還會是誰?別浪費時間,快來吧。
包龍星:有為,拿快黑布給我,然後蒙著臉進去。
如花:不用拉,我有個新招,叫「無敵撞穿牆」。呀!(牢房牆被撞開。)
包龍星:如花,你這招果然厲害。
有為:別再說了,叔叔,快點走吧。
包龍星:戚二嫂,你放心,我一定會回來救你的。
有為:走呀。
戚秦氏:大人,我祝你一路平安,多福多壽。

包家奶奶:十三,你回來了?
包龍星:太好了,媽你終於恢復記憶了。媽(欲抱)
奶奶(抱著有為):十三,你回來太好了,你爹他病得好嚴重。
包龍星:爹,你沒事吧?你怎麼了?
爺爺:他們把你救出來了,太好了。
包龍星:我真沒用,把你的臉都丟光了。
爺爺:怎麼會呢?你不夠他們奸詐。你知道嗎?貪官要奸,清官要更奸。要不然,怎麼對付得了那些壞人呢?兒子,你……你上京告御狀吧。
包龍星:我正有此意呀,爹。
爺爺:我這兒有半個餅,我藏了二十年了,你要收好它。
包龍星:半個餅?什麼意思?
爺爺:現在京城的刑部尚書,是我當年的生死之交,他那個時候沒飯吃,我只有一個餅,我就全給了他。後來,他又還給我半個,他說,將來他飛黃騰達的時候,只要我的後人拿這半個餅去找他,他一定會報答我。
包龍星:但我,我怕我還是鬥不過他們。
爺爺:怎麼會呢?我們是姓包的嘛。在宋朝,我們有個祖先叫做包拯……
包龍星:不就是包青天。
爺爺:對……就是包青天,這個包青天寫了一本《青天秘籍》,他那本青天秘籍在我這,我已經全學會了。
包龍星:你怎麼現在才說,你藏在那兒呀?
爺爺:你媽打麻將的時候,拿去墊桌腳了。
包龍星:這種字太深奧了。
爺爺:這是小篆,你不好好唸書,當然看不懂,找個人教教你。
包龍星:我知道了,爹。你還有什麼寶貝,全拿出來給我好了。
奶奶:十三,我們包家還有一把尚方寶劍,是先王御賜的,你也帶上京吧。
包龍星:寶劍在那裡?
奶奶:你拿著(拿出一劍魚)。這把尚方寶劍,上斬昏君,下斬讒臣。你帶去。
包龍星:有為,把寶劍好好收藏起來。(轉身看見阿爹死去)爹!

牢房陳知縣:我只想……
豹頭:(提起陳知縣)嬉皮笑臉幹什麼?是不是要把我放出去殺包龍星?(陳知縣點頭示意)你也不是好東西。不用你說,我也會把包龍星碎屍萬段,啊……

街道包龍星:有為呀,媽分明給了你十錠金子,你拿這麼多蘿蔔出來幹什麼?
有為:奶奶說的十錠金子就是這些蘿蔔呀。
包龍星:啊!
有為:一人啃一條,應該可以熬得到京城吧?……叔叔,那邊有東西看(牆上的告示),那個白癡好像你呀。
眾人:一點都不像呀。(包龍星做鬼臉)
包龍星:好險。(撕掉告示)
有為:叔叔你剛才是不是終於樣子呀?(做鬼臉)
包龍星:看來情況非常危險。
有為:過關了。
眾人:就是了。
豹頭:不要跑。
包龍星:跑呀。
豹頭:別走呀。
(包龍星看見豹頭用龍抓手抓糊了有為,便拿起兩個饅頭放在胸前。)

碼頭吳廣得:快點,天都黑了。快點,上船了。解纜。
豹頭:狗官你別走。
包龍星:不用追得這麼緊吧?等等我呀(跳上船,被吳廣得接住,誤會是女人。)

雜耍船吳廣得:你幹嘛那麼拚命?
包龍星:我被人追殺,不逃就沒命了。
豹頭:狗官,你別走呀。你跑不掉的,狗官。你別走呀,狗官。(碼頭)
吳廣得:他叫誰狗官?
包龍星:他是叫我九姑娘而已。
吳廣得:九姑娘?
包龍星:多謝兩位相救。請問姑娘高姓大名?
吳好緹:吳好緹。
包龍星:你……
吳廣得:吳廣得。
包龍星:這麼保密?
吳好緹:吳好緹。
吳廣得:吳廣得。
包龍星:那就算了。
吳好緹:剛才那個人為什麼要追殺你?
吳廣得:那還用說,一定是他貪圖這位……的美色,強姦未遂,所以……
吳好緹:傻瓜,他是個男人。你別怕,等一下我請你吃飯,替你壓壓驚。
吳廣得:吃菜,不要客氣。
包龍星:好緹姐,你們這個雜技團是不是要上北京?
吳好緹:是呀,我們是要上北京,不過我們不進京城。
包龍星:如果我們大家一起上京,大家有個照應,你說好不好?
吳好緹:你問問哥哥吧,可是你要幫忙表演雜技。
包龍星:我不會。
吳好緹:你可以學呀。
包龍星:我?
吳廣得:吃菜,不要那麼可以嘛。(菜已經堆的很高了。)這個雞腿給你吃,來(包龍星端不穩飯碗。)
(包龍星開始更吳廣得學雜技,被強迫按在釘板上碎大石,起來喝水發現全身漏水;蒙眼飛刀絕技將人扎死;吞劍作弊被發現;吳廣得發現包龍星的行李裡有肚兜,包龍星要離開。)

客棧吳廣得:英台,你拿著包裹,這麼晚了,你要去那裡呀?
包龍星:我打擾你們,我知道你是不高興的。,我還是自己離去吧。
吳廣得:你能上那去呢?
包龍星:身如柳絮隨風擺,飄到那裡是那裡啦。
吳廣得:外面風大雨大,你不要到處亂跑了,你就留下來,我照顧你。
包龍星:多謝!
吳廣得:我不客氣了(抬起包龍星的下巴,欲吻。)。
包龍星:你好壞喔(逃進屋子,關門。)。
吳廣得「我……
包龍星:去!三兩下子工夫,有吃有住的,往那裡找呢?你說。
吳廣得:這麼巧?(圍著浴巾出現屋裡,拉著包龍星。)
包龍星:你怎麼進來的?
吳廣得:因為角落那兒有個洞呀。
包龍星:那是個老鼠洞呀!
吳廣得:我會縮骨功啊。
包龍星:我說你這個人夠縮骨啊。
吳廣得:不要在說這些了,今天晚上客棧大爆滿,恐怕我們倆要睡一張床了。
包龍星:怎麼可以啊?
吳廣得:怕什麼呢?大家都是男人嘛,除非你是……
包龍星:我不是。
吳廣得:不是就來吧
吳好緹:英台,快點出來呀。
包龍星:來了。什麼事情啊,好緹?
吳好緹:你有一個親戚來找你。
包龍星:親戚?
(樓下有為拿著兩個蘿蔔晃悠。)
有為:啊!我終於找到你了。
包龍星:住口,我不想見到你,你給我滾。
有為:不是呀,阿……(中拳。)
包龍星:你別說話呀!
有為:阿……(中拳。)
包龍星:別再說了……
有為:你幹嗎不讓我叫你?(虎鶴雙行欲中招。)九姑娘!
包龍星:怎麼這次竟然這樣聰明?
有為:是聰明的就不用挨了你幾下了。
包龍星:差點被你揭穿了。
吳好緹:什麼九姑娘?
有為:你也真是的,人家好心收留你,你又何必騙人家呢?兩位不好意思,其實她是個女的。
包龍星:老爸。
有為:對了……全家人都叫她九姑娘。
原來你是女人?
有為:你知道,一個單身女子行走江湖很不方便的,所以她才穿成這個樣子。女兒,過去跟人家道個欠吧,去吧。
吳好緹:原來哥哥是你,妹妹也是你,你還真機靈呀你。
包龍星:別取笑我嘛。(抱著吳好緹。)
有為:九姑娘,請過來說句話。
包龍星:別礙手礙腳啦。
有為:喂!跟你談點十三叔的事情。
包龍星:我很快就回來。
有為:我調查過了,這個雜技團一路表演,一路上京,我們才只有兩根蘿蔔,怎麼捱到上京?我們就跟定他們白吃白喝。
包龍星:我還用你教我?
吳好緹:哥哥,你怎麼可以這樣子?人家是女孩子呀。
吳廣得;我怎麼知道?!
吳好緹:好,那你現在知道了吧?喂,英台。今晚到我那兒睡,我們睡一張床。
包龍星:好哇!(拉走好緹。)
吳廣得:慢著,我不敢一個人睡,我怕鬼。
有為:沒問題,我陪你一起睡。(吸口水。)
…………
吳好緹:哇!今晚的月色好美哦。
包龍星:等一下就不美了,快睡吧。
吳好緹:你有沒有試過在屋頂上看月光談心事?
包龍星:我最討厭這個。
(屋頂。)
吳好緹:我忘了是那個老人家說過,當月亮最亮,最圓的時候,你向它說出自己的心願,願望就一定會實現。
包龍星:那你有沒有向月亮許過願呢?
吳好緹:你呢?
包龍星:小時候許過願望,想做一個好官。長大才知道,好官不容易做,最槽的就是連貪官都做不成,夾在中間一事無成。
吳好緹:對了,我在碼頭聽見那個大塊頭叫你什麼狗官?你到底是誰啊?
包龍星:小姓包……
吳好緹:你是包龍星?
包龍星:你認識我嗎?
吳好緹:附近很多的人都知道,你為了替一個犯婦伸冤,連官都丟了,大家都說你勇敢。
包龍星:其實我一點也不勇敢,上來半天,一直不敢往下看。
吳好緹:在我心目中,你是最勇敢的。
包龍星:既然你迫我,我只好承認了,因為我這份人很低調。還有,你別去報官,最多我到外面去睡就是了。
吳好緹:如果你不跟我一起睡,就很容易會穿綁的。(握起包龍星的手,月亮變成了心型。)

郊外吳好緹:你上京告御狀,萬事要小心,時時刻刻都要想著我哦。
包龍星:你到處去賣藝,記住要多穿點衣服,日日夜夜都要想著我,知道嗎?
吳好緹:恩。
吳好緹/包龍星:不許泡妞/不許勾引男人。
包龍星:你放心,我不會的。
吳好緹:恩!(看著包龍星的背影。)我們幾時再見啊?
包龍星:明年春暖花開日,就是我們再會之時。保重!

尚書府尚書:這餅真的是你的?
包龍星:是。
尚書:世侄,見到你真是太好了,你爹怎麼樣了?
包龍星:他已經過世了。
尚書:啊!為什麼好人總是不長命?
包龍星:實不相瞞,我這次萬里迢迢跑到這裡來,就是想請求大人幫我告御狀。
尚書:你有何冤情?
包龍星:小侄本來也是一位官,誰知被一個權貴子弟勾結貪官……
尚書:不用說了,豈有此理。本官生平最恨的就是權貴子弟,目無王法
有為:好!叔叔,這次終於守得雲開見月明了。
尚書:快告訴我,那個人是誰?
常昆:是呀,我們馬上徹底查辦。
包龍星:那個人叫常威,他爹就是水師提督常昆那個王八蛋。
常昆:尚書大人,你說該怎麼辦?
尚書:你們認為我該怎麼做?
包龍星:我恨不得拿他們父子倆的人頭拿來擦屎。
有為:叔叔,你擦完我擦。
包龍星:你擦完還給我,我在擦。
有為:恩!
包龍星:老伯,你有沒有興趣?我借你擦一下。
常昆:也有我的份?
包龍星:對了,老伯,還沒請教……
常昆:在下常昆。
(抬頭只見烏雲吞沒月亮。)
有為:原來是「月夜風高殺人夜」。
包龍星:死就死啦。大人,幸好你深明大義,就是這個人……
尚書:省省吧。
包龍星:什麼?
尚書:省省呀,走吧。
包龍星:果然是官官相衛。但我爹對你有恩,就算你不幫我,也該給我點好處,賠我一百幾萬兩銀子,讓我回鄉下買碗粥呀。
尚書:喂,當年你爹只不過給我一個爛餅,大不了我還你個爛餅,不過我深明大義,我還你一百倍。
(兩人端出兩大盤餅。)
包龍星:你有種,有為,我們走。(抱上餅。)
尚書:站住,一場世交,不用急著走呀,吃完了再走吧。
常威:來人,餵兩位公子吃餅。
官兵:吃呀……把嘴張開呀。(場面悲慘)
常威:想告我?就算皇帝老子來了也奈我不何呀。
尚書:乾脆殺了他們吧?
常威:不,我要他們留在京城當乞丐,丟一丟他爹包不同的臉。
……
包龍星:有為,你怎麼了?你有沒有事?
有為:我肚子還有點餓(繼續吃)。
常昆:多謝尚書大人幫忙。
尚書:客氣,客氣。
常昆:媳婦呀,快點進來謝謝大人。
常威妻:多謝大人……(大肚婆。)
尚書;行了……哎!幾時抱孫子呀?
常昆:快了,下個也就要生了,喝滿月酒的侍侯要早點來哦
尚書:一定一定……


風闇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13215
帖子 6856
註冊 2007-1-14
用戶註冊天數 4174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2-6-23 14:39 
122.118.67.43
街道
(兩人吃力抗麻袋,被官兵趕跑。)
有為:來,買點香燭拜神吧,拜得神多自有神庇佑。姑娘拜神,買點香燭拜神啊。(包龍星躲起來。)
官兵:賣香嗎?
(有為渾身都是香燭,眾人都在拜他。)
有為:叔叔,這次我們被人趕入絕路了。
包龍星:天無絕人之路。
有為:我知道,但我們十多天沒吃過飯了,(別人丟下銅板。)多謝多謝……
包龍星:我可是個官呀,老兄。
有為:哇!那邊有包子派呀。
包龍星:喂……
有為:姑娘,請仍一個給我,多仍一個,我十多天沒有吃東西了。
包龍星:有為,千萬不要拿那些包子啊,你一拿就真的成了乞丐的了。
有為:我情願當乞丐,別理我。
包龍星:聽我說好不好?
有為:你別擋著我(推倒包龍星。)
聲音:喂!那邊有人派錢呀。
包龍星:有為!做慣乞丐懶做官,我寧死都不當乞丐。
聲音:敢到鳳來樓吃霸王餐?你找死。,去死吧……(毆打一人。)
包龍星:老兄,你吃霸王餐?
某人:怎麼?你不服氣?到別家去吃。
包龍星:好!寧願做那樣子。

鳳來樓(眾人吵嚷,黑匾金字–有鳳來儀。)
老闆娘:這位公子,我一看就知道你是外地來的,一看就知道你是位達官貴人。阿鳳,阿珍,倒差來啊。來……喝杯茶吧。不合口味?來貴賓房裡坐。我拿上好的酒菜來……別客氣!(貴賓房眾女擁擠。)相公,你小心,吃的這麼急,小心噎著。來來……多吃點,多吃一快魚,來。你飽了沒有?這樣吧,喝一杯酒吧,來來,我敬你……
包龍星:別擋著。
老闆娘:來,喝一杯,來,喝……(包龍星想吃雞腿,老闆娘強迫他喝酒,結果咬住老闆娘的手。)哎呀!
某人:去,那有人來妓院只吃東西?白癡!
老闆娘:不,他絕不是白癡。他得眼光高,看不上她們這些庸脂俗粉,看來我只好拿出我的鎮山法寶:如煙–(如煙推門而入。)
某人:好了……我們先出去吧,出去吧。
(好一個絕色美女,整個世界安靜了。)
包龍星:你……
如煙:你別管我是誰,我們能夠在茫茫人海中相識,也算是一種緣分。
包龍星:我……
如煙:別說話,我們試試一起閉上眼睛,猜猜對方的個性如何?什麼身份?有什麼興趣?一,二,三
包龍星:你是女人(如煙開始翻弄包龍星的包袱。),你是個視錢財如糞土的清高女子。
如煙:還有呢?
包龍星:你猜,我是個怎麼樣的人?
如煙:你以前是怎麼樣的人我不清楚,但是等一下,你會變成一個傷殘人士。你包袱裡一毛錢都沒有,居然敢到鳳來樓?(拍手,三打手上來。)
包龍星:不許過來(挾持如煙。),否則我插瞎她眼睛,啊(眼睛被如煙插。)!
如煙:學人逛妓院!沒錢付帳敢大吃大喝,學人召妓?教你連弟弟都沒有,以後沒的用,膽子這麼大看到沒有?這樣打才對嘛。(暴打。)
(三打手狂扁包龍星。)
老闆娘:真的沒有?沒有銀兩。只有些破衣服?豈有此理?只有一本爛書?
包龍星:不能碰我的書。(撲過去的時候碰掉蠟燭燒了書。)不能燒我的書啊,這書不能燒呀,不要燒呀。完了
老闆娘:你呀從今天開始,給我做三個月的男妓來還債
……
老闆娘:用力擦乾淨啊,把水倒了(倒水在老闆娘身上。)
聲音一:真慘啊!他白癡之後,嘴巴就合不上了。
聲音二:那他怎麼吃東西啊?(包龍星用手幫助下巴的合攏。)
……
烈火奶奶:快叫你們老闆娘出來,否則我就罵臭她祖宗十八代。
老闆娘:烈火奶奶,什麼事火氣這麼大呀?
烈火奶奶:你的姑娘把我的客人全都搶光了,這帳怎麼算?
老闆娘:客人自來自去,男人花心,沒什麼誰搶誰的呀。
烈火奶奶:不行,我要你賠錢,在奉茶認錯,否則,我就燒了你的帳薄。
老闆娘:你這是專程來吵架的?
(兩人製造出緊張的氣氛。)
老闆娘:你生兒子沒屁眼,老爸賣屁眼,你自己爛屁眼,愛吃雞屁眼。大屁股,你自己沒生意,還跑來鬧我?
烈火奶奶:我鬧臭你。
老闆娘:不用你鬧,我自揭身世。我三歲死了爹,四歲死了爹,五,六,七八歲都死過爹,十歲勾引男人,十一歲勾引男人,你的男人也被我勾了。
烈火奶奶:啊!(看見自己男人想溜。)你這死老鬼。
老闆娘:你有膽子把男人帶出來我就有膽子吊上他。
烈火奶奶:我抓死你
老闆娘:你有本事抓,我就敢享受。
烈火奶奶:我……
老闆娘:我……你個大頭鬼呀,這是什麼字?是不是「醒」呀?
烈火奶奶:是……醒字
老闆娘:是醜字,連醜字都不認識。你七歲八歲開始勾引男人,勾到四十多歲,你醜不醜?你膽子比你胸大,吵架被人壓,你做人做了幾十年,到底有什麼成就?
烈火奶奶:我訓練出來的四朵金花名震京師,乃雞中之霸。
老闆娘:對!不過她們已經跳槽跳到我這來了,難道她們沒有告訴你呀?你人又老,錢又沒有,連妓女都跑路,你不死也是個廢物(烈火奶奶頭髮冒煙。),你做人不精,做鬼不靈,投胎不濟,來生定是個菠蘿心。
四朵金花:什麼意思?
老闆娘:吃完就被人扔啦(烈火奶奶倒地。)跟我吵架?滾。
包龍星:厲害!
……
(此後是包龍星發奮苦練吵架功,指海狂罵,專心偷學,嘴巴咬秤砣,吐舌吹蠟燭,一口定乾坤,終於大功告成,曲木變直,死人說活,蠟燭吹斷,大海為知震驚,此段自是看者明白其中的妙趣橫生,實在佩服高超的想像力。)
包龍星:做什麼?
如煙:你別問我,你感覺不出來嗎?你先閉上眼睛。
包龍星:還玩這招?上次被你打得還不夠呀?
如煙:我不會打你的,我只是想找個人聊天而已。
包龍星:有什麼好聊的?
如煙:我空虛,寂寞,我冷呀。
包龍星:沒那麼嚴重吧?
如煙:整天面對那些臭男人,沒有一個可以談心的。
包龍星:我也是臭男人。
如煙:你不是很臭。
包龍星:那倒是。
如煙:摟著我。
包龍星:需要嗎?
如煙:我不會騙你的,我只想咬一個不是很討厭的男人,給我一點溫暖。
包龍星:真的不行呀?
如煙:就當做善事啦。
包龍星:只好終於吧,先說好,要給我紅包的。
老闆娘:王八蛋,想泡我的姑娘?
包龍星:你想找我吵架嗎?
老闆娘:你吃我的,住我的,拉我的,睡我的,還泡我的姑娘,你是不是人?
包龍星:是她說做雞太辛苦,做的又沒興趣,我只是安慰她而已。你也是雞,還是只老母雞,你有沒有曾何時覺得空虛寂寞,覺得冷?
老闆娘:有呀。關你什麼事?
包龍星:不關我事?我在妓院做,當然也希望母雞好,她心情不好,就會怠慢客人,客人會生氣,一生氣就不來,不來就關門,關門我就睡馬路,你敢說不管我的事?
老闆娘:你敢跟我頂嘴?你小心不得好死。
包龍星:我死前兩年也要給你撿骨頭。
老闆娘:小心生兒子沒屁眼。
包龍星:沒屁眼的兒子是你生的。
老闆娘:我看你能凶多久?
包龍星:凶到你斷氣為止。
老闆娘:我……
包龍星:你不化裝比化裝美,做鬼比做人好。
老闆娘:你……
包龍星:我做人氣得你發暈,做鬼嚇跑你的魂。
老闆娘想:怎麼這臭小子吵起來那來的威力,突然增加了幾萬倍。
如煙:你沒事吧?
老闆娘:滾開!臭小子,有種你別走,我招人回來跟你鬥嘴。
包龍星:我等你。
(老闆娘帶領眾姐妹圍攻包龍星,包龍星:你媽的,你小心死前那兩年呀!,結果給包龍星大勝,黑匾金字改為–吵架王。)

如煙房間如煙:聽說你今天一早跟隔壁街得三顧吵架,三姑的嘴都吵歪了。
包龍星:小意思而已。
如煙:你現在是我們鳳來樓的吵架第一高手了。
聲音:隔壁又有人上門挑戰吵架了。
如煙:好大的膽子。
包龍星:讓我來。
豹頭:我現在正在辦案,如果你今天晚上不叫如煙來賠我,我就把這翻過來找犯人。
包龍星:啊!(逃跑。)
老闆娘:千萬不可以呀,但如煙賣藝不賣身的呀。
豹頭:我玩完了她,不給錢,那就不算賣啦。哈哈……
如煙:幹什麼?
包龍星:豹頭來了,快找個地方藏起來。
如煙:喂,那是池塘呀。(包龍星躲到床下。)……大人。
豹頭:哈哈……
如煙:啊……大人,你不要這樣,我會叫的,我會叫的。
豹頭:你叫破了喉嚨,也沒有人理你的。
如煙:救命呀,救命呀,別這樣子。
包龍星:禽獸!
老闆娘:大人,待會兒再姦吧……恬親王他來了,他也要找如煙呀。
豹頭:是真的嗎?
老闆娘:是真的,他還帶了個患病似的年輕人來呢。
包龍星:有人,有人(豹頭也躲進來,卡住包龍星的脖子,恬親王進來,豹頭:噓。包龍星卡住豹頭的脖子。)。
老闆娘:恬親王。
恬親王:這位就是如煙姑娘了。
皇帝:不不不不不……
恬親王:不是吧?這麼漂亮,你還說不?
皇帝:嘿嘿……不可方物呀!
恬親王:皇……皇兄,你就慢慢的跟如煙姑娘聊天吧。出去了。
老闆娘:是是是,你們慢慢聊,慢慢。
如煙:公子,你不要這樣,我會叫的。
皇帝:你叫呀,你叫破喉嚨也沒用。
如煙:不要。
包龍星,豹頭:禽獸!
老闆娘:大人,如煙房間裡有客人,不能進去呀。
協理大臣:混帳,我是協理大臣,誰敢攔我?
老闆娘:大人,協理大臣。
皇上:啊!協理大臣?讓他知道我來這裡,回去告訴我母后,那就不得了。
如煙:不行呀,外面是個池塘。
皇上:床底下。
老闆娘:大人,別進去,大人……
協理大臣:你這個死龜婆敢騙我?如煙房裡那來其他男人呀?
老闆娘:都快湊成一桌麻將了,女兒,你應付得來才好呀。
如煙:得來。
皇帝:幸會,幸會。
包龍星:貴姓呀?
皇帝:愛新覺羅。
如煙:大人,你你不要這樣嘛,我會叫的。
協理大臣:你叫破喉嚨也沒人理你。
如煙:哎呀,不要嘛,這麼每個男人都這樣?你不煩,我都嫌煩呀。
皇帝,豹頭,包龍星:禽獸!
皇帝:有沒有玩過鬥獸棋?象吃老虎,老虎吃貓,貓吃老鼠,老鼠可以吃象。老鼠,你懂怎麼做吧?
……
協理大臣:誰呀?
包龍星:大人英明神武,床上的雄姿令人欽佩,小人正好路經此地,抱著學習的態度進來觀摩一下。
協理大臣:混帳,快滾出去。
包龍星:好呀,不過小人向來大嘴巴,只怕出去會忍不住大肆宣揚,那時候可能會有上百人幕名而來,為大人吶喊助威呢。
協理大臣:我給你錢,你快出去。
包龍星:我給你錢,快點做。
協理大臣:我……
包龍星:要不就來,你不來就我來。
協理大臣:呃……
包龍星:你走,好吧,你走……
協理大臣:救命呀……
僕人:什麼事啊,大人。
包龍星:原來大人還早安排了兩個觀摩在這裡?還好我也有準備,出來。(皇帝,豹頭蒙面。)
協理大臣:他們兩個是誰?
包龍星:他們兩個是天橋底下說書的,可能會將大人今日床上的事情講化分成九段,每日不停輪流的廣播,聽眾應該不會少。
協理大臣:當我沒來過。
包龍星:只有一張?我們四個人,四張嘴,這怎麼夠分呢?
協理大臣:再給你三張,走……走呀。
包龍星:謝謝了。
如煙:你這一招「唬」字訣用得很好呀。
包龍星:那去喝茶(給一張銀票如煙,剩下的放進懷裡。)
皇帝:小子,你蠻機靈的。
包龍星:叩見皇上。
皇帝:你怎麼知道我是皇帝?
包龍星:小人斗膽,剛才在皇上身邊撿到這條龍內褲,請皇上恕罪。
皇帝:一定是剛才嚇得連褲子都掉了。
豹頭,如煙:叩見皇上。
皇帝:朕今日微服召妓,不對,朕微服出巡之事,你千萬不可以說出去,誰敢揭露,就誅他九族。
包龍星:皇上,小人有一事想請皇上幫忙,如果皇上不答應,就算是誅九族,皇上召妓的事,我也要被迫揭露。
皇帝:啊!你敢威脅朕?


風闇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13215
帖子 6856
註冊 2007-1-14
用戶註冊天數 4174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2-6-23 14:39 
122.118.67.43
尚書府
尚書:皇上,怎麼今日有興光顧小人尚書府呢?
皇帝:其實朕見近日天氣反常,廣東居然夏天下雪,一定是民間有冤情,想問問幾位卿家的意見。
常昆:托皇上鴻福,當今四海昇平,國泰民安,不會有冤情,請皇上放心。
皇帝:那為何包龍星向朕告御狀呢?
大臣:皇上,包龍星乃一刁民,出言無據。
眾大臣:無據,無據。
皇帝:那包龍星曾見過朕,我怎麼不覺得他刁民呢?
常昆:包龍星獐頭鼠目,一副奸相,他爹包不同以前是個貪官,所謂上樑不正,下樑歪,他的確是個刁民呀,皇上。
眾大臣:是呀,是呀。
皇帝:他真得很刁?
眾大臣:刁……
皇帝:就是說,他到這來告過狀了?
眾大臣:……
皇帝:傳包龍星。
包龍星,豹頭:叩見皇上。
皇帝:這個人你見過嗎?
常昆:皇上,這個刁民,為官貪贓枉法,在系府想誣告小兒,被陳知縣革職收監,他現在還是個通緝凡,所以尚書大人不受理。
尚書:皇上怎麼認識這個通緝犯的?
常昆:皇上,微臣在京中布有耳目,聽說這個刁民告狀失敗之後,就到了一家妓院當龜公了。皇上當然是一定不會一個龜公的,是嗎?
尚書:難道皇上你去過……
恬親王:混帳!皇上怎麼會去那種地方?
常威:當然,當然……
包龍星:我絕對沒有當過龜公,我只是躲起來寒窗苦讀,寫好狀詞,打算再告御狀。
常昆:你沒有當過龜公呀?好,來人,快傳三姑進來。
尚書:幸好收到密報,這一次他死定了。
常昆:皇上,這個女人就是鳳來樓的老闆娘,不如就讓她來認一認包龍星,就可以清楚一切。
老闆娘:是,大人。啊……
常昆:他是不是你們妓院的龜公呀?
老闆娘:不是呀,我沒見過他。……看什麼,沒有見過靚女呀(對包龍星說)。
常昆:算了算了,先一邊去。
皇帝:既然不是龜公,就沒有事情了。包龍星你有什麼冤情,儘管說來。
包龍星:皇上,小人本是系縣知縣,因處理常威一案,被冤枉革職,請皇上主持公道。
常威:皇上,一切都無憑據。請不要相信這個罪人。
皇上:兩邊都有道理,不如我們來問這樣蘋果。這個是個蘋果,如果你的刀可以飛中這個蘋果的話,朕就准你翻案重審。
常威,尚書:皇上,三思呀。
皇帝:若你飛不中這個蘋果,朕就斬了你。
常威,尚書:皇上,英明呀。
皇帝:不過放那裡呢?不如就放在朕的頭上。
常威,尚書:皇上,保重呀。  
尚書:保重龍體呀(尚書上前)。
皇帝:愛卿果然忠軍愛國,朕就讓你代替朕的位置。(將蘋果放在尚書的頭上。)可以了。
包龍星:好,你來啊,好啊!皇上,可不可以准小人將眼睛蒙上。
皇帝:你習慣蒙上眼睛嗎?
包龍星:我怕看見血會害怕。
皇帝:准奏!
包龍星:來啊!
尚書:啊啊……皇上,我覺得這個案子需要翻案重審。
皇帝:沒勉強吧?
尚書:絕對沒勉強,我極力擁護呀。
皇帝:包龍星上前聽封,包龍星,朕就封你為八府巡案,領同尚書大人,水師提督大人,三司會審。豹頭,朕就封你為你為忠心保護八府巡案英明神武,高手高手高高手,會同包卿家一起。
包龍星,豹頭:謝皇上。
包龍星:皇上,請問八府巡案是幾品官?
皇帝:一品。
包龍星:好耶……皇上,這次多謝你了。
皇帝:那如煙姑娘在那裡呢?
包龍星:在鳳來樓呀
皇帝:好耶!
(戚秦氏正要被斬。)
豹頭:刀下留人。
陳知縣:莫理他,斬……
(豹頭救下戚秦氏。)
豹頭:皇上聖旨,刀下留人,將犯婦戚秦氏,暫且收監,等八府巡案包大人翻案重審。
街道
路人一:收攤了,包大人要替戚家二少奶奶伸冤了。
路人二:那要去幫忙了。
衙門
包龍星:爹,我今天一定要重振包家的聲譽。
豹頭:哎呀,你的臉怎麼這麼黑?
有為:叔叔他說不黑就不像包青天,所以故意曬黑一點?叔叔啊?!
豹頭:大人。
有為:叔叔,你這麼沒曬黑?
包龍星:我帶著面具遮著嘮,只曬個印子而已。你這麼曬得跟非洲雞一樣?
有為:我中招了。
公堂
聲音:今日本府有戚家十三口被殺一案,被都察院發回重審,奉聖諭三司會審,主審乃八府巡案包龍星包大人,陪同重審的刑部尚書花大人,水師提督常大人,及本縣陳大人。(拳擊出場模式。)
陳知縣:公堂之上,保持肅靜。(被一雞蛋打中。)(方唐鏡出場。)
尚書:今天的規矩,就是不准講粗話,不准講人家老爹老母,不准講性器官。
包龍星:我乃八府巡案,你給我一點特權嘛。
尚書:我也很為難,最多讓你提「老母」好了。
包龍星:就提你老媽吧。(尚書暈倒。)
有為:叔叔,放心,你贏定了。燕窩呀叔叔(淑口。)。
尚書:這個八府巡案知不過用的桌子大一點,不用怕他,好好對付他。(方唐鏡刷牙。)
有為:潤潤嘴巴。
陳知縣:不用害怕,我們有李蓮英公公作後台,儘管使出你的法寶對付他。
尚書:對付他。
(當~~~,搖鐘,第一回合。)
方唐鏡:大……
包龍星:大什麼大?
方唐鏡:我叫大人而已。
包龍星:人什麼人?
方唐鏡:大人不可以叫呀?
包龍星:叫可以,盯著我就不可以。
方唐鏡:我盯什麼盯?
包龍星:你盯我,我盯你。
方唐鏡:你不盯我怎知道我盯你?
包龍星:我大人盯你賤人可以,你賤人盯我大人就不行。
方唐鏡:我堂堂一名舉人,你敢叫我賤人?我要告上朝廷。
包龍星:賤人,賤人,賤人。
常昆:大人這樣就不對了,他是朝廷欽……
包龍星:欽你老母!
常昆:啊!你不可以在公堂之上……
包龍星:公你老母。
尚書:大人,用不著提老母提得那麼過分吧?
包龍星:過分你老母的老母。你還敢說不犯賤?今天我身為八府巡案,重審此案,我還沒有傳你,你就走出來讓我罵,你還不算犯賤?是不是?你自己說,你是不是犯賤?(方唐鏡倒退。)不許走。(飛身跳起,只見包龍星和有為跳過桌子,豹頭爬到在地。)還說是高手,真是的!
有為:呸!
包龍星:未傳你,你就站出來。你要不是做賊心虛,就是身上有屎,你說呀你,是不是?
方唐鏡:我是跟鄉民進來看熱鬧的,只是站前了一點,大不了後退就是了。
包龍星:別說那麼多,往後站……黃線以外,黃線以外,站……
方唐鏡:到了,怎麼樣呀?咬我呀你,靠,又站出來了。靠,又站回去了。咬我呀你,跳出來又跳進去,揍我呀笨蛋?!
包龍星,有為:好呀。(暴打方唐鏡。)
包龍星:大家都聽到了,是他叫我打,我才打的。
有為:像你這種嗜好,我這輩子沒聽過。
常昆:大人,應該先傳犯婦人戚秦氏。
包龍星:犯婦人,你又什麼冤情,儘管說出來,我跟尚書大人會替你做主。
尚書:大人,你做主就行了,我從旁協助就可。
戚秦氏:大人,犯婦一家十三口都是被常威所殺,我還被他侮辱了,請大人伸冤。
包龍星:傳常威。
常威:參見各位大人。
包龍星:常先生,你可知道戚家十三口是怎麼死的?
常威:是她害死的。
包龍星:好,傳回春堂朱二跟驗屍官。
朱二,驗屍官:大人。
包龍星:朱二,你上次說,戚秦氏在你那裡買了一斤砒霜,對不對?
朱二:沒錯,大人。
包龍星:驗屍官,你說上次戚家的那一鍋糖水裡面有毒,是不是?
驗屍官:是,大人。
包龍星:各位,這裡有鍋糖水,一斤砒霜,全到進去,去你媽的,比芝麻糊還有糊,這種東西會有人肯喝嗎?
陳知縣:也許戚家的人都笨的像豬一樣,沒辦法。
包龍星:那你來喝一口呀,正點呀,喝你會升天哩。
陳知縣:救命啊……
包龍星:你也像豬頭一樣笨,連你都不肯喝。難道戚家人上下會比你更笨嗎?
常昆:她賣、買一斤砒霜,不一定會全放下去。
包龍星:那沒有用完的砒霜往那裡去了呢?我搜索戚家上下,都沒有找到。更何況,一個兇手如果用不到那麼多毒藥,為什麼要買那麼多惹人懷疑?所以事情就是……你說謊。
朱二:我沒有說謊呀大人。
有為:沒有?
包龍星:這本帳簿是從你店裡偷來的,砒霜根本就很少有人買,你今天只買進了半斤砒霜,你那來一斤賣給人家?
朱二:可能是小人記錯了,大人。
包龍星:記錯了?你幾個月前記錯,你現在又記錯了?你老是記錯(欲踢。)?高手!
豹頭:小人在。
包龍星:我叫你去重新在驗戚家十三具屍體,有什麼結果?
豹頭:大人請轉身。
包龍星:啊!(有為那著兩句骷髏。)
豹頭:大人,你看,每具屍體只有喉部發黑,其他部位都很正常,以我豹頭當差三十年的經驗來看,死者一定是死後被人灌毒,所以毒液留在喉部,而流不到腹部,每具屍體都有骨折的現象,然後再用鋼釘接上,分明是死欲武林高手之下,而事後就有人隱藏死因。
包龍星:常威,你都聽到了?
方唐鏡:大人,這次關我的事了。他剛才說,死者全死於武林高手重手之下,我們常公子根本就不會武功,又怎可證明他殺人呢?
包龍星:他要是不會武功,為什麼哪天晚上抓他抓得那麼辛苦?
常威:我是天生神功。
包龍星:是嗎?來人。大刑伺候。(想。)如果你不反抗,就夾死你;如果你反抗,就證明你會武功。
聲音:李公公到。
常威:乾爹。
眾狗官:參見李公公。
李公公:各位大人辛苦了,我這一趟是來聽審的,隨便帶點東西給我的乾兒子阿威的。
常威:乾爹。
李公公:你可要好好的做人,如果作奸犯科的話,連乾爹也容不了你,不過要是有誰敢欺負你,冤枉你的話,嘿嘿……也沒那麼容易。
包龍星,有為,豹頭:當然啦……
李公公:這件是老佛爺賜給你的黃馬褂,你穿是了它,除了皇上,誰也打不了你。
(當~~~,搖鐘,第二回合。)
豹頭:大人。(搽汗。)
有為:叔叔,現在不能打他,怎麼辦?他這招真夠毒!
方唐鏡:大人,雖然戚家十三口不是中毒而死的,但很有可能是戚秦氏僱傭殺手殺死的,而且那晚打更的也看見常威被人打,照我看,應該對戚秦氏用刑才對。
尚書:對,來人,大刑伺候。
包龍星:尚書大人還真機靈。風往那吹,你就往那倒,真是佩服,佩服。
尚書:包大人,你這話什麼意思?
包龍星:隨便說說,你不喜歡聽,我就說點別的。
尚書:不許提我老母。
包龍星:剛才那位大人說要用大刑的呀?
李公公:八府巡案大人,不要叉開話題呀。
常威:不錯,包大人不要叉開話題。來人,給犯婦上夾棍。
衙役:是。
包龍星:等一等。你說夾就夾呀,我說不許夾。
李公公:什麼?哼!你好大的官威呀,包大人。如果再讓你做兩年官,恐怕你連老佛爺也不放在眼裡。
包龍星:我當然不放在眼裡,老佛爺是要放在心裡尊重的,像你這樣整天掛在嘴邊講,只有貶低她的身份。
李公公:你……
包龍星:你老母辛苦把你養大了,你跑區當太監,就是不孝;不尊重老佛爺,就是不忠;你這不忠,不孝的死人妖,坐在這裡幹什麼?
李公公:你好大的膽子,你竟然敢罵我?
包龍星:我堂堂八府巡案,在這公堂之上我最大,你區區一個內務總管五品官,還是來旁聽的,我站在這遍,你竟然坐著?我不罵你,我罵誰呀我?
李公公:好,等我奏明皇上,將你抄……
包龍星:抄你老爸,你要是能夠走得出這個公堂再打算吧,來人,關門,放狗。(眾侍衛拔刀,包龍星牽著豹頭和有為。)
眾狗官:包大人……
包龍星:不用你們幫忙,我一個人搞定就行了。
李公公:我不跟你作口舌之爭,趕快辦案。
包龍星:好呀。屁精。
李蓮英:你罵誰?
李蓮英:我操你全家,我操你全家祖宗十八代!
包龍星:陰陽人爛屁股!
李蓮英:你罵我陰陽人爛屁股?
包龍星:誰答腔我就罵誰!
李蓮英:你全家死光光。
包龍星:你檸檬頭……
李蓮英:你王八蛋!
包龍星:你是老鼠眼、鷹勾鼻、八字眉、招風耳、大翻嘴、黃板牙、雞脖子、爛脖子、長短手、大小手、雞胸、狗肚、飯桶腰,你說你這個樣子還是個人嗎?我要是你呀,早就上吊自盡啦!
李蓮英:我…我操你…
李公公,包龍星:☉★☆▲Ψ※#……(激烈對罵。)
……
(打更人,來福,弄婆嚇的哆嗦。)
一人:大人。
豹頭:等一下假裝驗屍官,要裝的像一點。
一人:是。
豹頭:擦血。
打更人:那不是驗屍官嗎?怎麼被打成這樣?
豹頭:他在公堂說假話,被包大人查了出來,原來他收了紅包,冤枉那個犯婦,所以將他打成這個樣子。那個回春堂的朱二,還被包大人下令用狗頭鍘鍘成兩段。
(有為假扮朱二被鍘後上半身在地方爬,吳好緹和吳廣德在下面推有為。)
有為:好痛啊。
來福:救命呀,你做什麼?我腳麻了,走不動了,不要過來……幹什麼?走遠一點,救命呀,你在我下面幹什麼呀?
有為:我要寫個「慘」字。
來福:我又不識字,你不要煩我呀。
有為:哎呀,我死了。
豹頭:該你上堂。
……
(包龍星和李公公還在對罵,眾人累倒在地。)
尚書:李公公,你沒事吧?先坐下,來……
李公公:我去你的花開富貴。
常昆:包大人,為什麼還不用刑?你故意鬧了三,四個時辰了,是不是有心拖延時間?
包龍星:當然不是,繼續。
豹頭:傳打更的,來福,弄婆。
打更人:大人,大人,我們肯說真話了。
方唐鏡:一個一個來,應該先審戚秦氏。
常昆:不錯,還沒輪到你呢?,先將戚秦氏用刑。
戚秦氏:啊……好痛啊。
尚書:裝死啊。
戚秦氏:好痛,不是,我的孩子要出世了。
尚書:大膽刁婦,分明是裝的,來人,用刑。
慢著,弄婆也在這,她常替人接生,是不是裝的,她一驗就知道。
戚秦氏:好痛呀。
弄婆:是呀,大人,她真的要生了。
尚書:李公公,你的意思呢?
李公公:又不是我生,你們決定吧。
尚書:我們四個表決一下,贊成用刑的請舉手。(除包龍星外全舉手。)三對一,用刑。
包龍星:不准。要表決就要所有在公堂上的人一起表決,誰贊成讓犯婦先生孩子的,請舉手。(眾人舉手,李公公侍衛一人舉手,然後全舉手。)如何?提督大人。
尚書:眾怒難犯。
常昆:就讓她先生。
尚書:好,本官批准犯婦退下產子。
戚秦氏:好痛呀。
包龍星:打更的,上次你的口供前後不符,我再給你最後一個機會,再說一次,那天你到戚家到底看到了什麼?
打更人:我……(看見豹頭拖著兩條腿走過。),啊!大人,我當時看見常威在打來福,然後戚家的狗就撲上去要常威,然後常威就把狗踢死了,然後來福就跑了,然後我也想跑,誰知被常威一腳踢過來,我就昏倒了。
包龍星:為什麼你上次你不這麼說?
打更人:上次方唐鏡給了我五百兩,叫我這麼說的,大人,你千萬別鍘我呀。
方唐鏡:你不要亂講話呀。
包龍星:一個人亂講,難道每個人都在亂講嗎?來福,究竟當晚你見到什麼了?
來福:我全忘了,大人。
尚書:你是不是跟戚家二少奶奶通姦?她叫你殺死戚家上下十三口?
來福:不關我的事呀,我只是跟她通姦而已。
包龍星:你說戚秦氏因為欣賞你的文才,還送了首情詩給你?
來福:是呀。
包龍星:來人,將證物情詩交給他。
包龍星:你在念一次給我們大家聽。
來福:金鳳玉露一相逢,更勝卻人間無數。兩情若是久長時,有豈在朝朝……
包龍星:少了幾個字是嗎?這首是「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呀,蠢豬,這個又是什麼字?連個「死」字都不認識,連字都不認識,你敢說少奶奶欣賞你的文才跟你通姦?人來,鍘了他。
來福:不要呀,大人,冤枉呀。是方唐鏡給了我五千兩,叫我冤枉二少奶奶,我還有三千兩藏在家裡爐灶下。
方唐鏡:王八蛋,你敢反過來陷害我?說你通姦就通姦,大人,快鍘他。
來福:大人,不關我事的,我有證據,我根本就不可能跟二少奶奶通姦的,我拿出來給你看看。
包龍星:別說了,拿出來呀。(來福脫褲子。)哎呀!
來福:小人自幼家貧,所以自己切了,想要入宮當太監,可是沒錢疏通,進不了宮,所以做不成太監,就到戚家做工,我怎麼可能跟二少奶奶通姦呢?
包龍星:又是一個死太監。
李公公:恩!
包龍星:你省省吧,我不是說你。這樣好了,我們先把方唐鏡的功名革去,然後再慢慢的審他賄賂之罪,中不中聽呀大人?
尚書:好,你講什麼都好聽的啦。
包龍星:方唐鏡,你最好一五一十把真相說出來,我也許可以考慮判你輕一點,說。
李公公:方唐鏡,來福,私相賄賂,兩個人該處斬。
方唐鏡,來福:你還真毒呀。
李公公:大膽,掌嘴。(兩人被打昏。)
有為:十三叔,把他們兩個打得不成人形,連人證都沒有了,怎麼辦呢?
奶奶:十三,十三,我拿我尚方寶劍來給你呀。
包龍星:媽你……
有為:奶奶,別玩了,我們現在沒空呀。
包龍星:你先出去,那條劍魚你自己蒸了吃吧。
奶奶:這不是劍魚,這是真的。(拿開劍套。)
李公公:尚方寶劍?
有為:叔叔,還是看清楚,說不定……這是條鴨肚腸。(包龍星拔劍。)
包龍星,有為:哇!真的是尚方寶劍呀。
包龍星:常威,你以為穿上黃馬褂,就打不了你嗎?在我白麵包青天的面前,你休想狡辯,讓我用寶劍把你的手指頭一根根的砍下來,我看你招不招?(常威躲到李公公身後。)屁精你讓開,我這寶劍上斬昏君,下斬讒臣,斬到你,我就不好意思了。
李公公:大清開國以來,從沒聽說有什麼尚方寶劍,這是什麼劍?
包龍星:尚方寶劍,這種高級貨,你們當然不認識。
有為:奶奶,快告訴他們,是那個皇帝賜給我們包家的。
奶奶:是明朝崇禎皇帝。
包龍星,有為:明朝?
李公公:你用明朝的劍來斬清朝的官?
常昆:你分明是作反。
包龍星:其實是這樣的,我看現場太緊張了,所以跟我老媽出來輕鬆一下,旨在製造氣氛,你不是介意吧?
李公公:如果你吞下去,我就當你玩玩吧了。
包龍星:哈哈……好,你怎麼說怎麼好。(吞劍絕技,劍頭從屁股後面出來。)賞面了,謝謝大家了,謝謝。現在沒事了吧,回去再審。
李公公:剛才的事就算了,你要是再拿不出證據來控告常威,你就得退堂,常威他呀就無罪釋放。
(小孩哭聲。)
有為:生下來了,恭喜,恭喜呀。
李公公:不許胡鬧,趕快決定。
包龍星:既然如此,沒辦法啦,只有來一場滴血認親。
李公公:滴血認親
常威:滴血認親?
包龍星:不錯。
豹頭:啊……嚇嚇他先。
包龍星:常威,你口口聲聲的說沒有強姦過犯婦人,她現在生的孩子一定與你無關,你和孩子的血一定不能相溶,如果你敢驗血,就證明你沒有說慌。
有為:如果你不敢,就證明你是姦夫。
李公公:去呀。
常威:哼,我怕什麼?
(常威和小孩的滴血認親。)
包龍星:哦!相溶了,你就是兇手。你分明是先強姦後殺人,賴不掉了吧,來人,虎頭鍘侍侯。
常威:不可能,不可能的……乾爹,那個孩子不是我的,絕對不是我的,乾爹,你一定要幫我呀……
李公公:你不用怕,有我在。
包龍星:如果你不是姦夫,那兩滴血怎麼會溶在一起?那一定是你的孩子,你無從解釋。
常威:一定不是我的,那天晚上幹完她之後,第二天就說有了,那有那麼快的?
包龍星,有為,豹頭:哦,那晚干她?
李公公:你這個畜生,你敢欺騙我?
包龍星:開心吧?真相大白了。
李公公:(巴掌。)我不管你了。
常威妻:讓讓讓。相公,你怎麼了?
常威:老婆,你怎麼來了?
常威妻:是你跟公公叫我帶孩子來的呀。
常威:那是我的兒子?你說,那個是我的兒子?你這混蛋,你敢陰我?
有為:陰你又怎樣呢?
包龍星:跟他囉嗦什麼呢,關門,放狗。
李公公:我不管了,我走。
常威:乾爹……(挾持李公公。)不要過來。
常昆:小王八蛋,想造反呀?
包龍星:你還說你不會武功?這一下你自己招供了吧?
常威:馬上放了我……
包龍星:李公公,委屈你了,要你為國捐軀了。我會奏明聖上,將你風光大葬。關門,放狗。
常威:不行。
(豹頭上前救下李公公,與常威打鬥。)
包龍星:豹頭,把他仍過來。
豹頭:是我,大人是我呀。
包龍星:我看見了,出去再打過吧。高手。
(豹頭髮威,將常威腿打斷,推進鍘刀,常威被鍘。)

街道(尚書,常昆陳知縣被囚車押送,路人狂丟蔬菜。)
尚書:你害死我了。
常昆:還說,信不信我踢死你?!
陳知縣:麻煩你大哥,別搖的那麼厲害呀,我會暈車的。
(包龍星點著鞭炮。)
戚秦氏:恭喜包大人生意興隆。
包龍星:多謝,多謝。但我現在已經不做官了。
吳廣德:妹夫,你為什麼有官不做,而去開藥鋪呢?
包龍星:以你的智慧,我很難跟你解釋啊。
戚秦氏:喂,你回頭看看你妹妹跟如煙。(兩人大肚子。)
包龍星:老婆,小心點,親一下。
有為:大嬸,二嬸。
戚秦氏:我把我先夫那張生兒子的秘方送給包大人,他吃了之後雙喜臨門,現在還拿它來做生意呢。
(揭匾:印度神丹,眾人搶購。)
印度人:印度來的。
包龍星:我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全多得皇上提攜,我對他呢,非常想念,還好我我收藏了一條皇上的龍內褲,聞一聞,精神百倍,抖一抖,活躍筋骨,舔一舔,不會到處亂擺。來,別錯過。
老闆娘:恩……
豹頭:恬親王到。
包龍星:王爺大駕光臨,有失遠迎,恕罪,恕罪。
包卿,今天你開張,我不能恭喜你,我要告訴你一個壞消息,皇上駕崩了。
包龍星:啊!皇上……怎麼會這樣?怎麼這樣?(用龍內褲擦淚。)皇上到底怎麼死的?
生病呀
包龍星:什麼病呀?
是……花柳病
包龍星:哎呀……
(眾人躲避龍內褲。)